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238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訪談]Natalie音樂  TERU專訪(下)

究竟想帶領著GLAY往何處去呢?

 

──請問您自己在聽完「SUMMERDELICS」中收錄的其他成員的曲子後,有甚麼樣的感想呢?

 

聽完TAKURO的曲子之後,覺得他是站在吉他手本位去創作的呢!製作了個人專輯,在獨自巡迴的過程中,讓他的性格更加突出了。在流行風格的曲子中加入複雜的樂句之類的,TAKURO吉他演奏的深度又增加了一層。另外,也能感受到他找到了十年後要以什麼姿態活下去的感覺。過去TAKURO幾乎包辦了GLAY所有的樂曲創作,雖然知道他不會停止創作,但現在反而是更能感受到他身為吉他手對吉他演奏的深刻欲望。

 

 

──這部分在「MUSIC LIFE」專輯訪談中,TAKURO自己也有提過呢!那麼HISASHI的曲子您有甚麼看法呢?

 

關於HISASHI,在專門為專輯所創作的曲子雖然只有一首「正宗・殭屍」,但感覺到他在樂曲創作的自由程度又更高了。它究竟想帶著GLAY往何處去呢(笑)?雖然知道過去在演唱會時搞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是HISASHI的風格,而這首歌也忠實地反映了他的獨特風格。不過我真的沒想過GLAY會跟太鼓達人合作耶!

 

 

──在曲子裡面加入了讓人直接聯想到「太鼓達人」遊戲的開頭配音,這真的讓人嚇了一大跳呢!

 

不過,GLAY擁有能夠如此自由發揮包容度,真的感覺很棒。而HISASHI也能盡情揮灑玩心。如果沒有收錄「正宗・殭屍」這首歌的話,感覺上應該就只是一張「很不錯的GLAY新專輯」。不過「正宗・殭屍」放在專輯第一首,能給人一種「GLAY是在幹嗎?」的感覺,從新奇感開始,到最後再以安心感十足的曲子結束。

 

 

──而打造出這份安心感的是JIRO負責作詞的「lifetime」。

 

JIRO本身是一個很不擅長傳達情感的人,所以以前經常拜託TAKURO幫忙寫歌詞,這次經由出道二十周年的機會,重新檢視了跟歌迷之間的關係性,所以才能進而寫出了「lifetime」這首歌的歌詞。JIRO在舞台表演上算是比較自我主義的,但有時候也會被歌迷的意見或言語而影響了心情。我想他最近開始接受了這樣的狀況,並在其中找出答案了吧!他在心靈層面也變得更堅強了呢!

 

 

 

自己想表現的能夠全部在GLAY實現

 

──在這次專輯中,您身為主唱,在演唱方面哪首歌是讓您感到備受挑戰的呢?

 

嗯…是「沒有聖人的城市」這首呢!和我過去曾演唱過的曲子相比,是完全不同類型的樂曲。

 

 

──「沒有聖人的城市」這首歌的行進複雜,要配合曲子去改變唱歌方式,這一點讓人很印象深刻。您是怎麼征服這首歌的呢?

 

總之就是不斷嘗試,唱到自己可以認同為止。但不是去找出對自己來說叫輕鬆的唱法,不是在唱「GLAY的TERU的歌」,而是尋找「適合這首曲子的唱法」,我把這一點放在最重要的部分。關於「沒有聖人的城市」這首歌,我覺得自己是發出了過去不曾有過的歌聲(笑)。有點Led Zeppelin的感覺,發出了尖銳的嘶吼聲。過去我都是順著自己的直覺去唱歌,認為那樣的唱歌方式對我來說才是正確答案。不過,這次嘗試給自己許多選擇。以前這種尖銳的聲音,在我的認知中是不會受歡迎,是「沒人會買單的聲音」。沒有人喜歡,也沒有需要我那樣唱歌,所以我從不曾這樣唱過歌,不過如果這樣的唱歌方式才是適合這首歌,所以我才決定採用了。

 

 

──也就是認知到了隨著歌曲所給的感應而改變唱歌方式,也是件好事。

 

沒錯。如果從開始聽到最後,應該就會知道我用了不同的音色去詮釋這首歌。以前我的特色就是「不管甚麼樣的曲風,只要由我唱出就會變成GLAY風」,但這次算是小小地冒了個險。

 

 

──唱了這麼多年後才開始改變唱歌方式嗎?

 

是的。即將要邁向出道二十四年了,對於一直以來都有歌迷追隨在身後這件事感到喜悅,所以也想帶著歌迷去見識不同的世界。歌迷跟GLAY成員間的關係性也影響了我們的音樂,或許也是歌迷給了我繼續嘗試的自信。

 

 

──歌迷給了您自信去嘗試不同的演唱方式。我想問問對您來說,唱歌的喜悅是甚麼嗎?

 

其實最棒的喜悅就是用狀況良好的聲音去演唱這件事,像是能夠完美唱好「HOWEVER」最後高音的部分,那種感覺真的很舒暢。但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站在舞台上唱歌是沒有意思的,以GLAY的一份子演唱這件事才是真正的喜悅。

 

 

──所以大前提就是GLAY囉!

 

是的。因為我許下狂言「FAN CLUB三十周年紀念時,要以GLAY的身分踏上威尼斯的舞台!想要讓歌迷們也見識威尼斯的美麗風景!」,而成員們和工作人員也都為此而在努力著。我想TAKURO、HISASHI和JIRO可能從沒想過要在威尼斯開演唱會啦(笑)。不過成員們都以「如果TERU想這麼做的話就一起去做吧!」的心情配合著我。其實我想表現的全部都能在GLAY這個樂團裡實現呢!

 

 

 

為了實現夢想,倒算也很重要!

 

──距離夢想的威尼斯演唱會還有九年的時間,但隨著年齡增長,體力必定比年輕時要下降許多,為了呈現完美的表演,就必須要執行更嚴苛的訓練。關於這點您是怎麼想的呢?

 

嗯…不過如果過於嚴苛也不太好就是了。能放鬆的時候就偷閒一下,要拼命的時候放手去拼,的確是需要調整兩者之間的平衡呢!還有就是,為了實現夢想,「倒算」這件事也很重要。

 

 

──倒算?

 

參考著前輩們的經歷,現在進行音樂活動時就要試想著五十歲、五十五歲,甚至是六十歲時自己的模樣。如果一來應該就能找到自己理想的表演方式了吧!

 

 

──那您是從何時開始倒算的呢?

 

大概是三十幾歲的時候開始的吧!從團員們自力成立事務所以來,我們有了必須要綜觀未來的自覺,不然絕對無法在這個領域中勝出。「船到橋頭自然直!」、「應該會有人願意幫忙啦!」這種半調子的姿態,是會讓音樂人的壽命縮短的,不是嗎?

 

 

──原來如此。感覺未來GLAY還能繼續長久走下去呢!

 

如果GLAY對自己的活動不再感到有夢想或是新鮮感,或許可能會暫時休息一下吧!想要進行有新鮮感的音樂活動。關於演唱會的部分,基本上都是JIRO在決定表演曲目或是喬段,但也經常會安排一些小驚喜在裡面,像是安排表演很久以前的曲子之類的。將二十幾歲時表演過的曲子以現在的心情演奏,是很有新鮮感,而且很令人開心的。這次的新專輯也是如此,不是用大人的頭腦去決定要怎麼安排,而是像年輕時一樣帶著「先試著做看看吧!」的心情,這點倒是帶來了一些新鮮的感受。如果說因為快接近五十歲這個理由而去壓抑自己的想法的話,是無法做出有趣的作品的!

 

 

──不過要實行這樣的想法不是件簡單的事呢!有時候會被過去的經驗而絆住腳步,對吧?

 

當然是不簡單,不過一直以來都有種「這四個人在一起的話,就能像高中時代一樣開開心心地玩下去」的感覺。雖然外表看起來已經是歐吉桑了啦(笑),但心裡還是時常保持著新鮮感。這一點我想這次HISASHI就能證明了吧!就「正宗・殭屍」這首歌來表現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