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09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訪談]Natalie音樂  HISASHI專訪(下)

而龜田製作人開始合作後,對曲子和編曲的接觸確實增加了。

 

──這幾年來GLAY是不斷地在進化中。像是演唱會上不加入鍵盤手這個決定,確立了GLAY身為一個吉他為主的樂團的存在感,在這部分得到的經驗,是否也反應在此張專輯裡呢?

 

嗯!我想這是肯定的。在九零年代,GLAY的歌曲是預設在要從電視、廣播中播放再去思考編曲混音的,說是以吉他為主的搖混樂其實有點牽強,其實給人日式搖滾、日本流行樂的印象比較強烈。當然,那也不是件壞事,但就在龜田誠治先生以製作人身分加入團隊之後,編曲就轉向以兩把吉他相互激盪的編制。只是,吉他和主唱的音色過於接近,所以我們思考了很多種做法,做了很多嘗試。TAKURO用Les Paul和Marshall發出栩栩如生的音色,而我就想辦法擺脫TAKURO的吉他聲和TERU的歌聲,用自己的方式來為曲子增添色彩。這次的專輯,多軌吉他的錄製工作是在我自己家裡進行的,這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的經驗。龜田製作人在聽了我自己在家中錄製的樂句之後,對我說「以後請盡情地去嘗試吧!」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這樣也是可行的,對我來說是充滿衝擊卻又快樂的一件事。或許是一直待在家裡錄多軌吉他的聲音,靈感也不斷湧現。能夠將不同時空的點子依照自己的喜好放進曲子裡,不過如果想要在演唱會上完美呈現出來可能會比較辛苦了(笑)。

 

 

──龜田先生的製作方式也是此張專輯的一大重點囉?

 

我是這麼認為的。我們將自己試做的音源交給龜田先生,他再進一步地協助編曲,有些曲子的構成在這個階段就被大幅變動,還有過「我們編的曲子在第二段就結束了,但龜田先生將歌延長了一段。糟糕!要增加歌詞了」的經驗(笑)。感覺上龜田先生他在DEMO音源的階段就能清楚地看到該首曲子的世界觀。有時候他也會為曲子加入新的吉他樂句,而成果也是帥得亂七八糟。和龜田先生一起做音樂之後,對於曲子本身以及編曲的接觸是確實變多了。

 

 

──原來如此。

 

和新面孔的鼓手合作的機會也變多了。雖然演唱會依舊是TOSHI來負責,但錄音時就會請到不同類型的鼓手來幫忙。像「XYZ」的鼓手是請到玉田豐夢,會請到他也是音為龜田先生認為「應該會跟GLAY很合」,所以才幫忙牽上線。「微熱Ⓐgirl夏天」則是請到(澤田)小夜子來幫忙,跟不同鼓手的合作也帶來很大影響。只要鼓手不同,其他配合的樂器音色也會隨著改變。

 

 

──而HISASHI跟正統派的搖滾吉他手不一樣,會嘗試很多不同的表現手法,對吧?

 

正統派吉他手的角色有TAKURO負責就好。去年有進行ACE OF SPADES的錄音,因為吉他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忽然之間有點迷惘(笑)。想說要先從伴奏開始著手好了……但又不知道要做到甚麼程度。GLAY的話就是由TAKURO的吉他和TERU的歌聲組成中心,讓人感到很放心。我想應該也是因為這原因我才能自由放手去玩吧!也想讓聽歌的人聽到原來吉他可以做出那麼多不同的表現。不過另一方面也想要成為一個帥氣十足的吉他手,如果我這股勇於表現的力量能夠傳達給聽歌的人就再好不過了。

 

 

 

每位成員都是獨立的「個體」

 

──專輯推出之後,秋天開始要進行全國巡迴演唱。GLAY似乎也在積極地嘗試將新科技帶入演唱會中,對嗎?

 

就我個人的方面來說,每次巡迴我都會導入新的器材。是說團員們提議的想法都還滿老派的。像是「如果這時候有殭屍掉下來應該會很好笑」或是「把專輯封面的話變成會動的影片」之類的。想拜託他們在看過許多不同的表演之後,把能夠將視覺和音樂完美連結的演唱會當做參考,挑出一些希望在GLAY演唱會想嘗試的新點子。不過就連這部分我也是做著做著滿開心的啦!不過,以演奏的角度來看,可能已經沒有辦法提出比較奇特的發想了吧!不管是好是壞,都有個GLAY既存的架構了,要從外部破壞其實是滿困難的。想要破壞架構一定要從內部發起,也就是說只有團員能夠辦到了吧!

 

 

──說到底,能在GLAY之中起義革命的也只有四位團員了,對嘛?我想「SUMMERDELICS」這張專輯可能會成為很大的契機喔!

 

在聽專輯的時候,就能看見每位成員其實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JIRO的曲子就很有JIRO的風格,TERU、TAKURO也是如此。我想這是一張將四個成員分明的個性完美收納的一張專輯。這樣的做法,我想是很適合這個追求速度感的時代的,感覺這種模式還會在持續一段時間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