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09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訪談]Natalie音樂  JIRO專訪(下)

每位團員都擁有向量不同的流行面像

 

──專輯「SUMMERDELICS」是一張能夠實際感受到每位成員做為創作人的不同性格,這裡想請問您聽完其他三位成員的作品後有何感想嗎?

 

共通的是大家都帶有流行樂的這個面像,只是延伸出去的向量不同,每個團員都起了不同的變化,我個人覺得TERU的創作也變了不少。以前他作曲的方向比較廣一點,最近他的曲子大多會先設定GLAY的形象之後再去創作。能夠感受到他以領導GLAY核心身分,想要用滿懷希望的曲子帶領GLAY迎向下個舞台的意志。而TAKURO的部分,我認為他現在是很細心地在觀察身邊的環境,也因此才有機會讓TERU和HISASHI的曲子單獨推出單曲或跟其他領域合作。而我自己本身是很自由地想做甚麼歌就做甚麼歌,其中或許有時TAKURO會提出比較欠缺的元素。再者,TAKURO本身也忙於北海道新幹線形象曲這個浩大工程。而HISASHI的曲子,不管哪首都是HISASHI風格滿載(笑)。他就是能寫出很適合當作動畫主題曲的曲子耶!不過他不是最近才這樣,他從出道以來到現在都在做這種風格的曲子呢!

 

 

──尤其是專輯第一首的「正宗・殭屍」可以說是力量強大啊!

 

「正宗・殭屍」是TAKURO強烈堅持一定要放在專輯第一首的,說想透過這首歌展示出道第23年的GLAY戰力還很強大,但作曲的HISASHI卻說:「不對不對,你這個想法很奇怪」(笑)。我們就在旁邊看著他們兩人好笑的互動

 

 

──JIRO您也認為「展現樂團戰力」的部分是必要的嗎?

 

這個嘛…我本來就是不太去思考未來的人,總之先把現在能做的做到完美。像我通常都是負責安排演唱會的表演曲目,即將開始的巡迴演唱的曲目到現在都還沒決定。打算等到專輯宣傳活動告一段落之後再來著手,其實我就是真的只會去思考擺在眼前的事物的個性。反觀TERU和TAKURO就是會去考慮十年二十年後的未來,我想這就是所謂的角色分擔吧!只要跟上他們兩人所描繪的願景,感覺就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笑)。當然,需要我支援的部分我也會毫不保留地去做就是了。

 

 

──那麼,您會去回顧過去做過的事嗎?

 

其實也不會耶!我最討厭巡迴結束候要確認音源和影像的工作了。因為投入到巡迴裡的熱情已經消散(笑),通常都是跟工作人員說一聲「你幫我聽」之後就把工作丟下去了。如果是第一次合作的影像團隊的話我會親自確認,但也就是大概看過一遍之後簡單傳達自己的想法,最多就是這樣。演唱會的音源我也幾乎沒有在聽,因為GLAY的彩排都做得很確實,在彩排時就能夠確認到很細微的部分,剩下就是自己要解決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是沒有回去重聽的必要。

 

 

──演唱會上的照片也不會看嗎

 

不會(笑)。因為我們有值得信賴的女性工作人員啊!不管是宣傳照演唱會照片還是雜誌照,全部都交給那位工作人員。不過就算他跟我說「這個表情,我覺得不行」之類的,我也沒辦法修正就是了,因為我的臉就長這樣啊(笑)!比起這些旁支末節的事情,不如把心思花在整備自己的狀態來面對演唱會。畢竟也有年紀了,皺紋增加或是臉皮下都是無可厚非的啊!雖然我還是會努力保養啦,但如果是很介意我們變老的歌迷,我只能建議他們去看十年前的影片就好(笑)。

 

 

 

我無法預測十年二十年後的事

 

──但JIRO您的外表其實沒有甚麼變化喔!

 

真的嗎…當然我能做的保養都有努力在做啦!像是平常的身體訓練,還有多注意飲食之類的,話雖如此,還是落得缺席演唱會的下場(笑)。

 

 

──是四月二十五日的石川公演,對吧?那時候歌迷的反應讓我很印象深刻。因為大家都知道JIRO您是很嚴謹並節制地管理身體的,所以大部分歌迷都要你趁機會好好休息。

 

對啊!說起來也慚愧,這次真的很深刻地體會到自己已經到了就算小心保養也會生病的年紀。其實這又跟「lifetime」的歌詞好像有點關連了。我們有很多跟我們年紀相仿的歌迷,也曾聽說有歌迷好不容易得到票,最後卻因為生病而無法參加。那種時候,如果我們說一句「沒關係,我們很快還會再來!」的話,那歌迷不就也會安心許多呢!看到歌迷們滿懷活力地為我們聲援著的模樣,會讓我們非常開心。常常有人問我們說「GLAY不會停止活動吧?」而我的回答只有「我們沒有停下腳步的空閒。因為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們啊!」

 

 

──隨著資歷越來越深,歌迷的重要性就越來越大的意思嗎?

 

沒錯。以前我們常常參加電視節目登上雜誌封面,也辦了很多次巨蛋巡迴,但現在對歌迷的責任感卻比當時還要重上許多。當時我們聲勢日正當中,但有一段時間是帶著「台下這些人會支持我們到甚麼時候呢?」的疑問站在舞台上的……就這層意義來說,現在「歌迷的支持」讓我們比較有真實感。也能感受到自己對歌迷們的愛,也能更加認真地面對歌迷。最近有很多帶著小孩來看演唱會的歌迷,為了那些小朋友,我們絕對不能做奇怪的事情啊!比如說吸毒被抓走之類的(笑)。

 

 

──我在這邊也想問問您對演唱會的想法。這幾年的巡迴,樂器整備上沒有加入鍵盤,完全是以吉他為主,你對這種方式的手感如何?

 

其實這也曾經失敗過很多次呢!開始不加入鍵盤的第一次巡迴是「Supernova」,當時我認為在舞台的位置配置上應該多釋出一些安心感,所以幾乎不會移動自己的位置,和鼓手一起支持著其他三位成員,但漸漸地有人批評說JIRO不移動位置很無趣。但就我自己的看法來看,我能理解那些批評,但現在整個樂團正在以吉他為主重新打造基礎,如果我一直到處亂跑導致演奏水準不一也不是件好事。不過,現在回頭想想,自己也覺得當時的作法太過極端了(笑)。

 

 

──(笑)。不過,那個時候是整個樂團重新構築律動的時期,對吧?

 

是的。但在那下一次的巡迴,我就會看情況移動位置,但這麼一做,大家又會因此而騷動(笑)。最近大概抓到了一個平衡點,該走上舞台前端的時候就走出去,不該出去的時候就算是很激烈的曲子也不為所動。

 

 

──隨著新專輯「SUMMERDELICS」推出,GLAY從秋天開始又要繼續展開巡迴,那接下來您「只專注眼前」這個立場依然不會改變嗎?

 

沒錯。以前都覺得只要保持身體健康就好了吧!但因為經歷過一次演唱會缺席,最近慢慢地開始會去思考「當然健康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好好活著」這件事。去年「VISUAL JAPAN SUMMIT 2016」時,SUGIZO和YOSHIKI說過:「只要成員們還活著就足夠了!死掉的話,就算想做些甚麼也辦不到了。

他們說的這句話很奇妙地一直在我腦裡迴盪。昨天都還好好的人,明天可能就突然不在了。只要想到這裡,就會覺得每一首歌都要好好地表演,一定要保持最好的情緒去完成每場表演。今年秋天開始的巡迴演唱,我準備抱著這種心情去表演,真的也只能盡全力一場一場演奏下去。所以,十年二十年後的事情,我還是不想去多做揣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