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238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VA]the GazettE RUKI的雜貨店

---今天是我們對談單元的第一次,所以就依照RUKI的要求請到了GLAY的TERU。

RU:真的很抱歉盡做些無理的要求。真的很感謝您在忙碌的巡迴行程中,如此爽快地答應來參加!
TE:哪裡的話!我聽說RUKI要開始新連載,想說無論如何都要來幫一下忙!如果可以藉此更加拓展
   音樂和活動的範疇就更好了!而且也很久沒有見到RUKI了,能夠在這種對談的場合中聊聊天真
   的很棒!如果不嫌棄的話,隨時都可以找我來參加!
 
RU:這樣太大材小用了啦!不過,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今天這個對談,我可以拿去跟老家的朋友們炫耀
   (笑)!
TE:啊哈哈哈~甚麼啦(笑)。
 
RU:欸,我是說真的啦!我老家雖然在神奈川,但其實是在一個非常鄉下的地方,所以老家的朋友跟親
   戚就很容易大驚小怪的。說他們大驚小怪也不算完全正確,我們在哪個會場開演唱會啊、演唱會的
   場地有多大之類的他們完全不感興趣,總之就是會一直問「你有跟○○○見過面嗎?」之類的話題
   (笑)。

TE:啊哈哈哈,我懂(笑。這種感覺我超懂的!我堂兄弟的小孩,現在是國中三年級的學生,之前就
   突然打電話來說:「我看到你們跟ONE DIRECTION一起上節目了!」(笑)。我只能
   回答:「欸、嗯、嗯……對啊。」然後他就覺得我很厲害~這樣(笑)。
 
RU:啊哈哈哈!就有種「你只想問這個嗎!?」的感覺(笑)。我家堂兄弟的小孩也是這樣!偶爾看到
   他們,就會問我:「叔叔有見過AKB嗎?他們本人感覺怎樣?」之類的(笑)。這時候也能嗯嗯
   啊啊地打混帶過去。

TE:還會問「她們本人真的很可愛吧?」之類的(笑)?
RU:沒錯沒錯(笑)。偶爾會有點失落,那些小孩對我們一點都不感興趣啊……(笑)。
TE:啊哈哈哈哈。對啊(笑)!
 
RU:不對,我們就不用提了,GLAY當然不一樣啊!如果我是TERU您親戚的孩子的話,一定會覺
   得很驕傲的啊!啊,真的很抱歉,對談一開始就不小心離題了(笑)。
TE:不會啊,這樣也不錯(笑)。這些都只有對談訪問的時候才會聊到啊(笑)。不錯,我們好像是第
   一次在採訪的場合見面耶!

RU:是的!我在提出邀約的時候想說絕對會被拒絕啊!
TE:RUKI的請託,我才不會拒絕呢!
RU:好開心!真的很謝謝您!
 
 
 
---其實我昨天就和RUKI在一起工作,他一直在講今天要和您對談的事情呢!

TE:真的有那麼開心(笑)?欸,聽到這種話,其實還真的滿令人開心的呢!
RU:我是真的很純粹地覺得很開心。TERU您也是我一直都很崇拜的對象,實際上和您聊過天之後,
   又更加地尊敬您了!光是您答應要來參加今天的訪問就能讓我很滿足了(笑)。真的很抱歉我淨說
   些傻話。
 
TE:啊哈哈哈~你幹嘛抱歉啊(笑)。
RU:當我聽到您接受我們的邀請時,我真的很感動,覺得您果然是個很棒的人吶~!
 
 
 
---他從昨天就一直在講「TERU真的是個表裡如一的好人耶!」(笑)。

TE:因為我想要被大家稱讚是個好人,所以一直都裝成好人的樣子啊~你看我成功了(笑)。
RU:不對,這是裝不出來的啦!TERU您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RUKI,我們第一次的對談專訪就請到了TERU,真的是比甚麼祝賀都還要來得好呢!

RU:真的!真的沒有比這個還要更好的祝賀了!接下來就麻煩了!
TE:彼此彼此,請多指教!
 
RU:不過……還是會緊張呢,真的。
TE:你不用緊張啦!不過啊,RUKI你現在那麼開心我來,但你卻都沒有來過GLAY的演唱會呢!
   我可是去看了三次你們的演唱會喔!
 
RU:不!不是這樣的!我真的很想去看你們的演唱會!只是每次行程都排不過來,每次都沒辦法去真的
   很不甘心!下次一定會到!
TE:啊哈哈哈。好啦好啦(笑)。其實要安排到雙方都OK的時間是真的滿困難的,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事啊~
 
RU:真的很抱歉……TERU您第一次來看我們的演唱會是在代代木吧?(2008年4月)
TE:對啊!剛好有時間,所以就跑去打擾了!
 
RU:我還記得當時因為您突然來拜訪而緊張得要命呢!
TE:我們那時候應該才剛認識不久吧?
RU:對啊!
 
 
 
---可以請問一下兩位是怎麼認識嗎?

TE:我和SID的明希是酒友,他一直說想要介紹RUKI給我認識;還有和我往來許久首飾品牌MO
   DERN PIRATES的朋友,也說要介紹RUKI給我認識。後來,就透過SID的明希認
   識了RUKI。只是在見到他本人之前,我一直很好奇這個人到底是多好,能夠讓自己身邊朋友都
   那麼喜歡!

RU:不是……請別這麼說……不過當時我們是在麻布的餐廳一起喝酒的,對吧?
 
TE:對對對!是在一間義大利料理餐廳。是間滿高級的餐廳,想說好不容易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就來開
   瓶好酒慶祝吧!一開始就開了很貴的酒,看到帳單時真的很不得了(笑)。大家都一直喝個不停
   (笑)。
 
 
 
---在那種很貴的店裡,一般人是不會那麼拼命的喝的!

RU:是齁!真的很抱歉………。
TE:啊哈哈哈,沒關係沒關係,反正那天TAKUROU也在啊!大家就趁興大喝,好像總共喝掉了6
   瓶酒吧(笑)。
 
RU:是啦……而且,我還有點遲到了,到現場的時候看到明希已經睡著了,想說這傢伙還真的沒規矩!
TE:啊哈哈哈,沒錯他真的睡著了(笑)。不過,自從那次之後,就一直找不到時間一起去喝幾杯,也
   沒有辦法見面,只能偶爾互相連絡問候一下而已。
 
RU:對啊!僅是如此就讓我覺得十分光榮了!真的很感謝!
 
 
 
---雖然現在TERU和RUKI你們兩位都是主唱,但你們有個共通點就是過去都曾經是
   鼓手,對吧?

TE:對啊!冰室(京介)前輩一開始也是鼓手喔!其實這種情形還滿多的!不過,先做過鼓手後來才轉
   為主唱的人,好像都有種特別的節奏感耶!自己是不會有甚麼感覺,但身邊的人常常這麼說。很多
   人說我很擅長搭著節奏說話。JIRO也常常說「因為你當過鼓手,唱歌的時候才會有種獨特的節
   奏感」之類的。
 
RU:的確,這或許真的有影響耶!
TE:對啊!也因為如此,我們家的貝斯手,現在正在練習打鼓呢!那傢伙,真的很認真上進耶!
 
RU:好厲害!我們家的貝斯手(REITA)絕對不會這麼做(笑)。
TE:搞不好他10年後也會突然說要開始練習打鼓啊!因為我家的那位也是最近才開始的(笑)。
 
RU:真的嗎(笑)。不過我們家的貝斯手最近好像在練習吉他。
TE:啊,其實我也是,大概在出道第二年左右開始練習木吉他。一開始先自己在家裡從練習調音開始。
   自從練習吉他之後,自己的耳朵也開始習慣了正確的音準,所以唱歌時抓KEY也變得容易多了!
   所以,我想主唱應該也要練習彈吉他或是鋼琴。
 
RU:喔喔喔(佩服)。總覺得光是跟您聊天就能夠學到很多東西。真的很厲害!
TE:欸,不過我常滿口謊言啦(笑)。
RU:啊哈哈哈,這是甚麼超展開(笑)!
TE:這時字幕就會打「原本大家以為的好人……其實是!」之類的(笑)。
RU:不對,絕對沒這回事!TERU您真的是個實在的好人!
 
 
 
---RUKI……你在TERU面前變成了個崇拜前輩的小鬼一樣……

RU:啊,我會檢討(笑)。
TE:啊哈哈哈。不過,我們平常見面的時候,其實也不太常聊音樂的話題吧?
 
RU:欸!?是嗎!?
TE:不是嗎?我們應該很少聊到音樂,不是單純的聊音樂,應該都是聊音樂圈的事情比較多吧?
U:啊,這麼說也是!比起聊歌曲本身,聊音樂圈的事情,或是音樂本質之類的比較多。

TE:第一次在麻布喝酒的那天,回家時RUKI也來我家坐了一下,那時候倒是有一邊看著家裡的CD
   一邊聊了純粹音樂的話題。
RU:對!因為TERU家真的有很多CD,所以我就開口問了他平時都聽些甚麼音樂,他就拿了很多C
   D給我看。
TE:對啊~就拿了一些CD,聊了一些自己喜歡聽甚麼~之類的。不過,那天後來好像都在說一些人生
   觀點吧?
 
RU:對啊!跟我分享了很多一路走來與音樂同行的人生觀點!這部分就能感受到,果然真的是規模不同
   啊!聽了許多我們完全無法理解的規模,以及見識過我們未知景色的這些很了不起的經驗,真的可
   以學到很多東西,但GLAY經歷過的事情對我來說真的是完全無法想像的呢!說到這個,大阪演
   唱會時,TERU和TAKURO也有來看了,當晚就在兩位留宿的房間裡一起喝酒了!演唱會結
   束後,就和TERU一起去吃飯,飯後就邀我一起到飯店喝酒。
 
TE:對耶~好懷念喔!我跟RUKI說「TAKURO說他在房間裡喝酒,你也一起來吧!」。正好
   GLAY在他們演唱會後兩天左右的時間也在大阪有演唱會,所以就提前到了大阪去聽the 
   GazettE的演唱會。RUKI和我還有TAKURO三個人就熱烈地聊了人生話題聊到早上
   (笑)。GLAY在音樂圈打混了19年,也看許許多多的變化遷移。也正好經歷了類比到數位這
   段過程。我們早期是用很大的機器錄音,檢視錄音成果還要花時間捲帶子。現在數位化的時代,想
   要那樣錄音,花費應該會比數位錄音還要多上許多
 
RU:對啊!不過我們倒是有過一次類比錄音的經驗,因為想要那種質感。
TE:是吧!現在是想要追求類比質感才會特地去做了。但我們那個時代,那種做法是理所當然的,因為
   走過那樣的時代,才能學到許多經驗。
 
 
 
---那也是一個變化和進化最激烈的時代,也是類比變化到數位的關鍵點呢!

TE:你說的沒錯。所以就著這些話題和RUKI邊喝邊聊,氣氛就越來越熱烈,然後就說「飯店有一位
   很了解這方面事情的傢伙,就到飯店來一起喝嘛!」然後就把他帶到TAKURO那邊,然後話題
   又更加升溫,一路聊到了早上(笑)。
RU:就在飯店的房間裡,一直聊到清晨四點(笑)。那時候其實真的好緊張,但也真的學到了很多東
   西。
 
TE:身為90年代出道一族的我們,有點像是身處公司裡中階主管的感覺。我們上一個世代的前輩,已
   經將基礎都確立好了,接著我們將日本搖滾、廣義來說的話就是日本的音樂,我們的時代是將確立
   好的基礎做向外擴展、傳教的作業,但那也是一個叫做音樂泡沫化的時代。當時大紅大紫的人們身
   邊總是有各種人事物在蠢蠢欲動,我們算是身陷漩渦中看透許多事物的一個樂團吧!也對其有著許
   多感悟。經過那個年代之後的「現在」這個話題,就能讓我們跟自己的人生論有著許多連結。也因
   此,實際經歷過那個年代的我們有著許多強烈的想法。如果能夠將這些想法透過言語傳達給年輕世
   代的話,我想,我們堅持繼續下來也就有了意義。
 
RU:是的,這些我都牢記在心。

TE:我們想要告訴年輕世代,雖然經歷過很多辛苦的過程,但也因為我們選擇堅持下去才會有今天。
   99年、2000年之間,有許多一起奮鬥的好友樂團或是自己身邊周圍的樂團都紛紛解散。
   JUDY AND MARY、LUNA SEA也解散了。在那陣狂潮中,GLAY選擇了繼續
   下來。當然,也經歷過了非常辛苦的時期,但終究,我們還是沒有放棄。
 
RU:是的。雖然繼續下去看起來是件很單純,但其實也不是一件很簡單就能辦到的事情。
TE:沒錯。其中有很多糾葛呢!畢竟那也是一個音樂開始綜藝化的時期。
RU:雖然當時也聽兩位說過「音樂綜藝化」這個說法,但其實我並不是很了解這是甚麼意思。
 
TE:在我們前一個世代的音樂人,像BOOWY那個年代,他們就只有透過現場演唱來增加歌迷,無論
   如何最重要的就是演唱會,是個很酷很帥的時代;他們下一個世代的音樂人,不上電視雜誌也是很
   理所當然的。但到了我們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必須要上深夜節目,或是早晨的電視節目,要透過
   電視將自己的音樂向大眾宣傳的時代。我想,這時候就開始讓人感覺音樂開始綜藝化了。
 
RU:嗯嗯,原來如此。但是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就我個人的印象來說,GLAY雖然會上電視,但
   卻沒有沾染上綜藝的氣息,也不會讓人覺得上電視後變的很遜的感覺。但是,我們只要一參加電視
   節目,整個樂團給人一種很家常平凡的感覺。感覺樂團給人的印象瞬間就被改變了。這其中的差別
   到底在哪啊?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耶!
 
TE:嗯嗯,這樣啊,RUKI你想要說的我完全能夠理解。以前的音樂節目就很單純的是談音樂!以前
   也有很多單純介紹音樂的音樂節目。但現在,比起音樂,電視台注重的訪談。我想這跟時代的潮流
   也有很大的關係。以前是以樂團音樂為中心,而現在則是偶像,這就是時代的變遷吧!我們那個時
   代,正好是以樂團音樂為中心的時代,也有很多節目是能夠讓音樂人演奏完整首曲目的。現在,基
   本上我覺得純粹的音樂節目幾乎等同滅絕了。我想RUKI你對我們有那種上了電視還是很酷的感
   覺,應該是因為以前節目製作方式的影響吧!
 
RU:原來如此。或許的確是因為如此呢!
TE:現在碩果僅存的幾個音樂節目,也把怎麼將訪談變得很有趣為第一考量在製作。電視台方面,也是
   想要將節目內容引導到好的方向,讓更多人能夠看得更開心,我也不是要去否定製作單位對節目的
   用心,但的確,以樂團本身的角度來說,也是會擔心整個樂團的形象會因此被改變。能不能接受這
   樣子的變化,便取決於每個樂團的處世手腕了。
 
RU:原來如此。對耶!真的是這樣(接受)。今天又上了一課。真的是這樣呢(開始反覆思考)!
TE:GLAY漸漸少上電視宣傳的原因,也是因為,如果不能將我們匯集在一首歌的訊息完整傳達出去
   的話,上電視也是沒意義的。我們都長到這個年紀了,也持續了好多年的音樂活動,所以訊息性強
   烈的樂曲或歌詞是不可避免地會越來越多。所以,曲子的長度也不可避免地越來越長。但是,電視
   節目就會有播放時間的限制,一首歌全長4分鐘,就可能要被減縮為2分鐘來表演。前面切一點、
   後面切一點,這樣的歌曲,把我們想傳達的想法也給裁剪,無法很直接地傳達出去。如果這段歌詞
   不唱的話,就沒辦法連結後一段的歌詞,這樣我們想傳達的訊息根本就無法傳達出去啊……
 
RU: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電視版的歌曲吧!
TE:對!我們開始抱著一些疑問,因為不知道無法完整傳達的歌曲會是甚麼模樣,然後漸漸地也不上電
   視節目了。但是,也有把我們的想法做為第一考量而努力展開交涉的工作人員,他們努力將2分鐘
   的限制時間爭取延長到了3分半鐘,我們也會開始讓步,盡我們的能力去接受、完成。因為有這些
   經驗,所以才慢慢地訓練出包容力吧!
 
RU:原來如此!果然,因為經歷過許多事情,才能說出這種話呢!我真的感受到了各位的思考有多麼深
   重,也感受到了十足的包容力。像我們就無法如此游刃有餘,應該可以說是包容力還不夠吧。真的
   覺得自己不足的地方還是很多呢!以GLAY為首,很多我們從年輕時就一直很崇拜的藝人或音樂
   人,都是內在很堅實不動搖的人。總讓人有種貫徹始終的感覺。這一點實在是讓我們很尊敬,我們
   也擅自將這樣的人與「昭和」劃上等號呢!擁有這種思考方式的人就=昭和。我,非常喜歡這種昭
   和感。從前輩們的角度來看,我們還是毛頭小子,但我們自己也會覺得比我們更年輕的世代,擁有
   這種不會動搖內在的人實在很少。我也想請問TERU您覺得現在的樂團人和過去有甚麼差別呢?
 
TE:嗯~你說的也對,但我們啊,也有很沒用的地方,就是無法改變自己的音樂型態。我不知道這是不
   是就是你所謂的「堅定」,但我也無法很確定地跟你說,我們就是喜歡這樣子才一直持續下來的。
   我們也是嘗試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但自己的心中還是最喜歡流行搖滾吧!就算經過了20年,現
   在我們四個人之間或許還是有「流行搖滾」的這個主軸存在。在策劃專輯的時候,也會有「流行搖
   滾」是GLAY音樂的中流砥柱的感覺。人啊,只要開始迷網,就會想辦法從許多面向開始著手解
   決,但我覺得這樣反而都只能倒向失敗的結果。因為,只要是人就都會注意流行的事物,會開始想
   要模仿、會開始注意類似的東西。以音樂來說好了,如果想要嘗試現在年輕世代間流行的那種較激
   烈的搖滾的話,就會被那類型的事物影響了方向,進而變更路線。我覺得只要開始媚於潮流,就是
   樂團音樂開始崩壞的時候了。
 
RU:嗯嗯嗯,的確是這樣。我也有同感,真的是這樣沒錯。我覺得要貫徹自己所相信的事情,是非常重
   要的。
TE:嗯!真的是這樣。看了三次the GazettE的演唱會,我的第一個感想是,能夠讓那麼多
   年輕孩子們那麼如癡如醉,這個樂團實在是太棒了!那些孩子總有一天會長大成人,擁有自己的家
   庭。現在他們才十幾歲,漸漸地變成二十歲、三十歲。希望the GazettE能夠成為思考
   著在時光流逝之中,樂團本身和歌迷們要用何種姿態繼續走下去?思考著要用何種方式成長?而
   the GazettE又要如何與歌迷們一起走這段路?我希望你們能夠成為這樣的樂團。因為
   就算音樂性沒有改變,歌詞內容和表現方式不同的話,給歌迷的感受也會變得不同。
 
RU:您說的對,我了解了!
TE:我覺得一個樂團,一定透過這種方式來成長。因為很多歌迷們在十幾歲的時候認識了我們的音樂,
   其實就等於我們也要背負起他們的人生。當我開始思考這些事情時,對自己本身和樂團都算是一種
   成長了吧!
 
RU:是啊。那TERU您是在很早以前就開始意識到這些了嗎?
TE:沒有。在1999年舉辦的20萬人演唱會時也還沒有想過這些事情。
RU:真的嗎!?

TE:嗯,那時候還在為我們的創舉洋洋得意中吧!
RU:真的是這樣嗎!?但在我看來,我一直覺得你對歌迷的愛是很深的呢!覺得GLAY算是一個非常
   珍惜歌迷的樂團代表呢!一直以來我對GLAY都有這樣的印象。
TE:謝謝!其實那時候與其說是在洋洋得意,不如說是沒有甚麼真實感吧!因為身邊的一切開始急遽地
   變化,實在沒有甚麼真實感。
  
 
---1999年,算是樂團結成第11周年吧?

TE:不是,今年是我們出道第19周年,那時候應該才出道5年左右吧?
 
 
---不過以TERU您和TAKURO為中心組成GLAY這個樂團,不是1988年的事嗎?

TE:啊,原來如此,你是說「結成」啊!如果加上那段時間的話,當時的確是11周年。不過198
   8年我和TAKURO兩人組團時,都還是高中生(笑)。那樣也能算是樂團結成嗎(笑)?

 
 
---the GazettE也是這樣,今年算是結成第11周年喔!

TE:啊,真的嘛!?
RU:對啊!不過,我也有種「11年前那樣子真的也算樂團結成嗎?」的感覺(笑)。因為那時候雖然
   說要來認真玩樂團,但其實還是嫩得要命呢(笑)。
 
TE:啊哈哈哈!那跟我們一樣啊(笑)。我們是從出道之後才開始正式算年分的,今年是第19年,出
   道曲是1994年5月發行的「RAIN」。
RU:對啊!我第一次買GLAY的唱片就是買「RAIN」喔!
TE:謝謝!「RAIN」是YOSHIKI前輩幫我們製作的。但也因為出道單曲的製作人就那麼大牌,
   對我們來說壓力真的滿沉重的呢!
 
RU:我能了解那種感覺。當時「RAIN」是東寶電影「日本武尊」的主題曲,對吧?我還記得那部電
   影的廣告裡,製作人YOSHIKI的名字寫得比GLAY還要大。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是不是X 
   JAPAN出了新歌,跑到唱片行買了單曲,結果聽完覺得GLAY好帥!
 
TE:靠著YOSHIKI前輩的人氣,那張單曲就賣了8萬張。
RU:真的假的!?出道單曲就賣了8萬張!?太厲害了!
TE:嗯!但是第二張單曲「盛夏之門」不是YOSHIKI製作的,銷售量大跌,只剩兩萬張。
 
RU:那「她的“Modern…”」是第幾張?我記得是第三張,對嗎?
TE:對!當時啊,那張單曲跟MEN’S5的單曲「"屁"是你放的吧!」同天發行,我們一直很害
   怕,想說萬一賣輸那張單曲該怎麼辦(笑)。
 
RU:啊哈哈哈哈(大爆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