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238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R25 TAKURO專訪

這裡是位於澀谷的錄音室。在音控室裡,除了TAKURO之外,只有公司的工作人員、主辦單位跟採訪記者三個人而已。感覺好像在小小的LIVE HOUSE裡即興演奏般輕鬆自在。

「吉他riff、曲子的片段、歌詞的主題白天,在移動地點時,我會坐在車裡看看沿路的招牌、公園之類的。有時候就會突然浮現靈感,做首「無人造訪的公園」之類的歌。啊,但是我做歌的最原點其實還是人際關係啦!用當天發生過得開心的事、難過的事或是印象深刻的事為原點,整理一些能夠發展歌詞的字句,儲備起來。」

每天10分鐘的作曲時間,是在出道前就養成的習慣。就算是在新曲的錄音期間,也是如此。

「我平時就會提一些曲子或是主題給團員們。團員們呢,常常都會聊一些自己在生活中所遇到讓他們在意的事情,我是有感覺到他們也差不多想開始試試新風格的曲子了。這次完成的就是久違的連續劇主題曲,劇名是「激流」。看到劇名時馬上反射神經就有了動作。這時候我就想到了製作人龜田先生。5年前我們曾經在『ap bank fes』上聊過,當時有問過他是否有興趣幫GLAY製作歌曲,他說有興趣,所以我才會想到這次是應該要請他來幫忙製作歌曲了。也正好可以用上我一直很想發揮的「河流」這個關鍵字。」

就這樣,這次是製作人龜田誠治和GLAY的第一次合作,催生出了新曲「DARK RIVER」。

整首歌瀰漫著昭和時代流行歌的溫潤感,感覺像是河流緩緩徐徐地流動不息般,歌曲最後以弦樂器做一個壯大的結尾。與新的製作人一同合作的曲子,果真完成了一首「新感覺」的一首歌

我們在進行這首曲子的試聽時,某位試聽者(職業:專業主婦),在音樂播放沒幾秒後,就開口說:「啊!是GLAY的歌!」

「我啊,南方之星或是B’z的歌,我只要聽副歌1秒鐘就能認出來。以這種想法來看的話,其實我還滿開心的耶(笑)。我們不管做了甚麼不同的挑戰,都還是能讓人一聽馬上就知道是GLAY,仔細想想這真的像是一個珍貴的勳章!」

接著,他為我們說明了,何謂GLAY SOUND。

「TERU站在舞台稍微後方的位置歌唱,加上HISASHI沉醉的吉他,在電腦看的話我是站在比較前面的地方彈吉他,然後鼓手跟JIRO站在兩邊成為一條平穩的橫線。這就是所謂的GLAY SOUND

雖然聽了他的說明,但實際上我還是沒有辦法完全明白。

「我們這20年來都在不斷追求更新的事物,但不管我拿出怎麼怪異的曲子,最後完成的成品依舊會變得很有GLAY的感覺(笑)。雖然也常常因為團員們的意見而將怪異的部分給破壞掉了。曾經有位音樂家對我們說過"你們團員所擁有的節奏急合起來才能能為GLAY,跟歌詞啊、曲啊其實都沒關係,而是你們在一起時所創造的那種氛圍"」

每一首歌都是這樣,尤其是這幾年的歌曲幾乎都很有演唱會實感。

「曲子的最後TERU不斷喊叫,喊了某句話的那種氛圍。我能夠明白大家來到這裡,想要從我們身上尋求些甚麼,在那一瞬間,歌詞跟曲子其實都無所謂了啦!搞不好放個TERU心臟跳動的聲音就夠大家滿足也說不定(笑)。在大家得到滿足的瞬間,我就會覺得,GLAY還是就這麼保持GLAY風格就好了啊該怎麼說,如果我們一路上都不斷在學習的搖滾樂有個學校的話,我想我應該是畢業了吧!過去我們已經在歌迷身上得到十二分的享受了,現在,換我們要以表演者的身分來展現不同事物給歌迷們了!這2~3年間,這樣的成就感十分充實。」
 
GLAY應該是,
無法切離的存在。

隨著採訪不斷進行,自然而然地就會談到GLAY。聽著TAKURO的話,就能感受到TAKURO將GLAY團長當作是自己的工作。但,又無法很簡單地以工作宜詞概括

25年前,還是高中生的他們在函館成軍,TAKURO就這麼一路擔下了團長的擔子。。

高中畢業後,和TERU、HISASHI一起來到東京,接著JIRO加入,94年正式出道。

「當時我們一昧地想追成功。滿腦子想著能在20萬人面前表演應該很爽吧!想要出名,想要受歡迎。現在想起來,真的都是一些很頭腦簡單的夢想。其實這些全部都是一些讓人很無語抽象的夢想,但實際上,有些事,沒有見過那些光景是不會明白了。也不想用"那些事情都很無聊"的想法跟過去的GLAY做切割。

以上的夢想,他們全都試著做到了。精選集大賣了500萬張;99年時成功舉辦了不可思議的20萬人戶外演唱會。GLAY成了一個超級樂團,醞釀出所謂的「GLAY風格」,這讓他們四位團員成為無人不知、無人不小的大人物。
 
 
「最近,我在思考的是,一個最厲害的團長他的工作應該就是"製造工作"了吧!不管是哪個樂團甚至是公司,都需要有背景故是去發展。沒有背景故事,就無法討論50年後的未來。能夠在GLAY這個樂團裡面玩音樂是件很幸福的事。但是,如果要我們只在錄音室裡面沒日沒夜的做音樂,我想我們大概連5年就受不了了吧!所以想要在這裡做個起承轉合。一無所有的時候更明確的說就是狀況很差的時候,我該說些甚麼?我能拿出甚麼工作?這是很重要的。拿到銷售第一名當然是一個目標、增加動員數也可以是一個目標,但我想團長的工作應該是選擇怎麼跟很棒的人們度過很棒的夜晚,一起喝一杯好酒,選擇用甚麼樣的方式得到成就感。

09年9月11日,美國當地同時發生多起恐怖攻擊事件;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為此,團長他在報紙上登了廣告表達自己的意見。東日本大震災時,深感大自然無法解釋的強大力量的恐怖。「我開始對於這個加重歌迷們的負擔來活絡業界的商業系統感到懷疑,所以決定重新來過。」他代表整個樂團述訴他們的想法,然後獨力開設公司,終於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品牌

「只要是我們手中自己握著方向盤,就算迷路也好、想要休息也罷,我們都可以自己做選擇。這20年來也學到了怎麼做到讓大家隨我們想法來評價我們,也學到了讓團員們養活家人的方法了啊(笑)!所以這幾年,就特別想要GLAY能夠盡情地做盡人生中想做的事。」

從搖滾學校畢業之後,他們沒有被形式所束縛。不對,關於GLAY我們不用談甚麼形式啊

「我的希望是,能夠讓團員4個人都能夠覺得這樣的人生很幸福。我假設我們能夠透過GLAY這個母體實現這個願望。極端的來說,就算不是音樂也好(笑)。不管GLAY最後得到甚麼樣的評價,在我們堅持了40年之後,人生最後的最後一刻,只要有一個團員跟我說"堅持以GLAY走過的這輩子,真的是個正確的選擇"的話,我覺得我的人生就算值得了。」

這麼聽來,他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樂團裡面了吧?但其實並非如此。

「把一直以來都無法去參加的孩子們的家長會擺在第一順位也可以;因為一直在巡迴惹得老婆生氣,想要休息一下也沒問題。心情不好或是過度開心都無所謂,只要我們4個人在一起就是GLAY。為了不同的情況我們會做不同的轉變,希望能夠這樣一直走下去。」

GLAY對他來說,或許已經像是空氣、水、家人,甚至是自己身上的細胞一般的存在也說不定了

最後,我問了他,久保琢郎個人的夢想是甚麼?他深深地思考後,如此回答。

「我想,一個家庭裡一輩子的記錄中,絕對不可能都只有好事發生。為孩子們煩惱、或是面臨離婚危機之類的,我希望自己不論遇到甚麼樣的狀況,都不會是一個沉默不語的男人。盡量不將"該怎麼辦?"掛在嘴上,不逃避,為了彼此能夠更好,我希望自己隨時都能提出想法,在每天的生活中不斷努力下去(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