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1955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C4 TOKI'S BAR 「奇蹟!迷走的Androla」Vol.3

 ※沒有讀過Part 1跟2的話會看不懂這篇在說甚麼,請看過那兩篇在看這篇喔!
Part1:http://blog.yam.com/jirota/article/66762811
Part2:http://blog.yam.com/jirota/article/66766492
 
 
 
27日初日結束。
 
(光是個退場,竟然就要花那麼多時間啊?)
 
有參加這場演唱會的人,大概每個人都有這種感覺吧!
 
在疲勞之中長時間等待。
想要去上廁所
但卻出不去。
不然就是怕去了回來已經開場等等
 
自從這場前所未有的函館公演決定之後,因為前無古人,所以在開演前開不完的會議和現場模擬是非常必要。更何況,我是非常明白他們總是把歌迷安全放在第一位。
 
但演唱會是活的,只要是活的就不可能完美。
 
就跟蓋房子一樣,不管事前畫了多少縝密的施工圖,不管用CG做了多少次模擬,實際上一蓋下去之後,才會發現現實狀況的不可預測。
 
這種話由我來說好像有點奇怪,誰會想要讓支持著自己音樂的人們受苦呢?
 
若想要圓滑處理,另一方面,就可能影響到安全性。
若想顧及十分安全,工作人員的態度就會比較強硬。
 
他們也煩惱了很久,該怎麼做才是對歌迷最好的。
 
 
 
或許是受到了沉重苦惱的影響,28日第二天,在比昨天還要厚重的雨雲之下開始了演唱會。
 
 
 
GLAY能夠劃破烏雲。
因為TEKKO是最強晴男。

 
 
 
不可思議的是,今天竟然成了顛覆晴男傳說的「傳奇之日」。
 
 
 
(拜託,雨快停吧!)
(讓演唱會平安順利地結束!)

 
 
 
在表演組曲時,演奏到在他們歷史中燦爛閃耀的名曲中的名曲「Winter,Again」時,雨突然下得超大。
 
或許是在反駁我在猜測今天演唱會可能會輸給大雨的想法吧!下一首歌的安排竟然是「SURVIVAL」(笑)
 
 
 
「越是身處逆境就越能完全燃燒,這就是GLAY!」
 
 
 
TAKURO如此說道。
 
 
 
逆境?
 
 
 
身在函館這個地方,自己幾百萬的車在何處都不知道、
 
來到這裡之前就經歷「車子搞不好已經被偷」的一切誇張經驗,對於這樣的我來說,他們的逆境我只能說「真是小巧可愛啊~」
 
 
 
超越極限。
 
超越了之後,才能看到自己所未知的自己。
唯有超越了之後,才能看到自己所苦苦追尋的自己。
 
 
更加強大、更加威風凜凜,為了要在這樣的時代裡更加出類拔萃,這是必要的過程。
 
 
 
在HISASHI獨秀的吉他SOLO單元,雨勢又更加猛烈了。
 
 
「HISASHI!這個雨男!看著吧!我會讓天空放晴的!」TEKKO如此說著,此時TEKKO登場,這時雨勢又瞬間增強(真是一群有趣的傢伙啊…)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逆境,
 
 
對於把車停在不是TIMES、不是三井REPARK(註:這兩個都是較有名的連鎖式投幣式停車場),也就是說根本不知道停一天會花掉多少錢的投幣式停車場,我還要將車子停在那邊3天!到時可能會有多麼驚人高額的停車費在等著我,對於這樣的我來說,他們的這個逆境我只能說:「真是小~巧可愛呢!」
 
 
 
是的
 
 
就使盡全力吧!
 
 
用盡你們全身力量。
 
 
其實這才是搖滾的原點啊!
 
 
你們只要使盡全力,歌迷們也會拼命回應的!
 
 
而我,
 
 
 
 
 
 
 
 
 
請快給我就算車子被偷了還能開心暢遊函館的力量!
 
 
 
 
然後,誠如各位所知,
 
 
「超越極限的瞬間」到來。
 
 
 
原本擔心被雨淋濕的GLAY,反而奔向雨中享受的那一瞬間。
 
 
 
這時,GLAY以經進化成「全天候OK樂團」了!
 
 
 
身為歌迷的你們不可能沒有感覺到他們進化的瞬間。
 
 
 
老天爺為他們兩天的演唱會裡準備了這份最熱烈的奇蹟,我想這也可以說是一種必然。
 
 
 
就這樣,「GLAY SPECIAL LIVE 2013 in HAKODATE 『GLORIOUS MILLION DOLLAR NIGHT』」這場演唱會閉幕了,也讓GLAY順利得到了「進化」和「大成功」的兩個里程碑。
 
 
 
人啊,只要活著就會發生許多不同的事。
 
深入思考的話一切就沒有極限。
深入思考的話萬物就沒有盡頭。
 
不斷思考的人生,這應該就是人生的醍醐味了吧?
 
 
只有一次的人生。
人生是由許多絕無僅有的瞬間串連而成的,不盡情享受,吃虧的只有自己。
 
 
他們就如同文字一般,不管在甚麼樣的逆境中,都用「音」來獲得「樂」的感受。
 
即便是很老套的動作,能夠親眼見證還是覺得十分稀罕。
 
 
他們知道了前一晚退場時的狀態。
 
 
TERU和JIRO在演唱會結束後,不顧身體的疲累,直奔FM海豚電台,為了想要安撫在等待安全退場而受累的歌迷們,他們利用廣播說了幾句話。
 
TAKURO和HISASHI也在極力為了他們未設想到的事情到處奔走著。
 
 
若問我,GLAY的音樂是「甚麼樣的人」做的「甚麼類型的音樂」
 
 
在這個無論甚麼都用完就丟、所有人都隨波逐流的時代裡,有幾個傢伙正在熱烈地行動著。
 
在這個極度發達的網路社會中,文字和言語都已經過度傳達的時代中,「如何表達」已無足輕重,「如何實行」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實際行動才算真實。
 
 
 
 
 
 
我想有許多人以前常常去看GLAY的演唱會,但一段時間就忘了他們。
 
 
這次我特別想對這樣的人說。
 
 
他們啊,已經比你們當時看到的進步得更多,也帶著更多的溫柔、笑容和堅強,
 
 
 
 
 
 
 
 
 
 
 
 
 
「現在也還在開心地舉辦著屬於他們的校慶」
 
 
 
 
 
 
 
 
 
接著29日,是我要回東京的日子。
 
 
收到TAKURO的簡訊。
 
 
 
 
 
 
 
 
 
 
 
「你現在還不准回去吧?」
 
 
 
 
 
 
 
 
 
 
不對不對!我絕對要回去!
 
「唉唷哎唷,好啦不然先去吃飯!」
 
 
就這樣,我、TAKURO和大德3人碰面。
 
 
在超越了工作和家庭界線的「寶來食堂」裡,一面享用午餐,一面說了「不知道把車停在哪裡」的故事…也就是說,
 
在我們聊到「傳說,還沒結束!」這個話題時,TAKURO為了「這部分呢…你要趕快回東京寫在部落格上才行…」這個理由決定放我回去,在飛機起飛前這段時間,和兩人開著車在函館到處晃晃。
 
在水壩香雪園公園裡,我們聊著蠢事笑翻了。
 
 
 
 
在能夠一覽綠之島和函館山的港口,我們聊著2天演唱會的事。
 
 
在這裡能夠看到函館的最棒的山形。
 
 
TAKURO:「ㄟ~要不要拍張紀念照?」
 
大徳:「喔!好啊!」
 
TOKI:「啊!我的手機有附腳架,用我的手機拍吧!」
 
 
我趴在地上,努力地想把手機位置調到能夠照到函館山的正面…但因為陽光太強所以很難看清楚手機的畫面。
 
我就用手遮住光(嗯~啊~這樣應該可以吧?這樣應該OK吧?)一邊拼命地看著手機畫面。
 
 
(喀嚓!)
 
 
我聽見快門的聲音,抬頭一看TAKURO手上拿著他自己的手機。
 
TOKI:「嗯?要用你的手機拍嗎?」
 
TAKURO:「噗…啊、沒事沒事。」
 
我又更努力地喬位置。接著,聽到大德手機響起簡訊鈴聲,3秒後大德爆笑。
 
嗅到怪異感覺得我,馬上站起來,說:「喂!你們兩個又搞了甚麼鬼!」一面搶下大德的手機。
 
 
 
 
 
 
 
 
 
 
 
 

 
 
 
TOKI:「我要殺了你們!」
 
 
 
TAKURO&大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以上種種,就是我在函館發生的一切。

 
 
 
 
 
 
 
 
 
最後
 
我的車很意外地很快就找到了停車費也只要3000

 
鬆了口氣~
 
 
在機場跑來和我講話的人,事情圓滿結束了喔!謝謝大家!
 
 
我會努力錄音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