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09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B PASS 2013 Sep GLAY in ASIA(台灣公演)

       

         彩排已經接近尾聲。舞台導演拿著麥克風在每首曲子的空檔時間說明細節程序,這時,他對成員們說:
 
──「SOUL LOVE」唱到第二次副歌的時候,要發射加農砲。這個想法很新奇吧!可以嗎?我想要做一些在日本演唱會時不會做的事情。
 
        加農砲,其實就是指能夠同時噴發金色或銀色彩帶的特殊效果裝置。
        講這句話的時候,舞台導演的口氣是很輕鬆的,感覺對這個想法很滿意。在尋求團員們意見時所講的那句「可以嗎?」的語氣,也如孩子想到好玩的事情時的天真無邪。而「想做些在日本演唱會不會做的事」這個想法,感覺很令他本人滿意。在演唱會業界,這位資深舞台導演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由他的口中提出的這個建議,讓我感覺這場演唱會即將會有戲劇化的發展。
 
        2013年7月6日,台北南港展覽館,時間大約是傍晚5點半。
        從台北市區坐捷運到這裡大約要花25分鐘,捷運站名直接就以會場名稱來命名。過去LADY GAGA、彩虹樂團都曾經在這個會場裡舉辦過演唱會,我覺得有點像是小版的幕張展覽館。水泥地板、像停機庫般的天花板,跟一般演唱會場不太一樣,有種生冷的感覺,而舞台就架在會場中間。
 
        我站在無人的客席中,歌聲與演奏的聲音竄流進耳中。舞台上準備了三面大螢幕。在彩排的時候就能感受到團員們心情很興奮。
 
        GLAY去年在大阪長居競技場演唱會上發表的「7 BIG SURPRISES」正在一一確實地執行中。
 
        其中第4項驚喜就是「亞洲巡迴演唱會」。在5月25日GLAY出道紀念日時,已經在香港開過一場約6000人的演唱會了,那是他們第一次在香港演唱。台灣演唱會前一天到達台北的團員們,晚上在飯店房間裡確認香港演唱會的影像畫面。
 
        這次是從2011年7月5日、6日以來,睽違2年的台北演唱會。2年前是在LIVE HOUSE的場地連續開了兩天。
 
     從捷運站連結到會場的路上或是坐電扶梯時,隨處都能看到一眼就能知道他們是GLAY歌迷的年輕人。一如GLAY過去演唱會可見的景況,在開演前販賣周邊商品的攤位正在大排長龍。
 
        彩排順利結束。
 
--認真來說,今天算是JUSTICE & GUILTY巡迴的最後一場了。各位工作人員,感謝大家克服了種種困難,為我們打造那麼棒的舞台。讓我們一起期待今晚的演唱吧!最終日,也請多多指教了!
 
        TERU說完話,彩排結束,接著,他們利用短暫的時間為當天生日的工作人員小小地慶生一下。
 
 
 
開場前,會場內播放的音樂是滾石樂團的歌曲。台下的歌迷們跟著曲子打起拍子。對70年代、80年代的我們來說,滾石樂團代表了西洋搖滾;而之於亞洲圈的搖滾迷,GLAY就如同滾石樂團之於我們一樣,是個非常嚮往的憧憬。我在1999年LUNA SEA的香港演唱會時認識的一位中國青年,在看完GLAY的香港演唱會之後,傳了一封興奮之情滿溢的電子郵件給我,他說:「喜歡GLAY已經16年了,GLAY果然值得我等待!」他和他的香港人歌迷朋友,一定也有去看演唱會。
 
        GLAY的成員們在演唱會前到過台灣做宣傳,當時上廣播節目時認識了一位人氣DJ,在開唱前用中文廣播幫忙炒熱氣氛。客席的燈全都暗下時,大螢幕由「IT‘S ONLY ROCK’N‘ROLL」帶出開場影片。
       
        和日本巡迴時同樣的開場影片。成員們的名字一一出現在大螢幕上時,台下也頻頻響起歡呼聲。現場的熱力在團員們隨著特效一起現身達到第一次高潮。
 
──OK!台灣!讓我們一起燃燒吧!
 
        台下的歌迷隨即呼應TERU的喊叫響起歡呼。第一首是「JUSTICE [from」GUILTY」。大螢幕上顯示了中文翻譯的歌詞,雷色紅光照射客席。TERU在歌曲的短暫空檔間喊了好幾次「台灣」。喊完「ALL RIGHT!你好台灣!」「COME ON!TOSHI!」隨即響起的是「誘惑」的前奏。
 
        台下的歌迷在唱著歌。這些台灣歌迷不分男女都在用日語唱著歌,受到台下歌迷的刺激,台上的演奏也益發熱烈。TOSHI鼓聲今天聽起來特別大聲,我想不是會場構造的影響;TAKURO、JIRO還有HISASHI的反應也比往常還要激動。間奏時TERU喊了「COME ON!HISASHI!」,也立刻聽到台下獻以熱烈的歡呼聲。這麼自然的反應,在在顯示了歌迷對GLAY演唱會的熟悉度。TAKURO奔向舞台右側,HISASHI走向左側。在舞台中間的JIRO更加煽動歌迷情緒。今天TAKURO穿著富有光澤感的皮外套,JIRO則是打著黃色領帶的休閒裝扮,而視覺系代表的HISASHI則是比任何人都還要享受著與歌迷們的互動。
 
──OK,台灣!JUSTICE & GUILTY ASIA TOUR!FINAL!謝-謝-大-家-!(中文)
 
        在令人意想不到的第二首「誘惑」結束,歌迷們還沉醉在其餘韻之時,TERU高聲喊了這句話。他,說了幾句背好的中文,將台下的情緒一層一層地帶上高點。
 
──我真的認真努力了!謝謝大家!我愛你們,台灣!(日文)我-愛-你-台灣!(中文)一起Hihg翻天吧!(日文)
 
        用中文說完我愛你,接著的是2001年EXPO的主題曲「GLOBAL COMMUNICATION」。
 
        TERU唱到「若能用愛連接彼此」這句歌詞時,臉上露出了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從大螢幕看到他臉朝著旁邊對團員笑著,滿滿的笑容好似有人用手指撐開他的臉似的。不管語言是否相通,笑容就是能夠行遍世界的共通語言。一開口就接連喊了好幾聲「台灣!」。讓台下歌迷的笑容看起來熠熠生輝的是接下來的曲子,「口唇」。
 
        我想這是一場沒有任何「約定俗成」的演唱會吧!有些人隨著曲子的節奏揮動著雙手,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日本歌迷一樣往前揮。或許有些人透過演唱會影像而熟知固定的手勢,但並非所有歌迷都知道的樣子。但即便如此,由每個人的動作就能知道他們都熟記著歌詞,用自己的方式在「口唇」這首歌裡舞動著,能夠以這種方式聽到「口唇」實在新鮮。
 
        在日本演唱時每位歌迷都會拿著毛巾在頭上甩的「繁花啊暴風雨」亦是如此。或許是因為客席是全站席,大家都靠得很近的關係吧!「everKrack」跳舞的時候,大家也都因為靠得很近而無法展開動作。
 
        但,台下歌迷的表現卻凝聚了搖滾演唱會裡才會有的「無所不在的自由」。
 
 
 
 
        演唱了國內巡迴沒有演唱的「GLOBAL COMMUNICATION」其實是有明確原因的。
 
        GLAY是從2001年的「EXPO」開始與亞洲圈有正式連接。當時以分別在東京.石狩.北九州三地的方式縱貫了日本列島,其中北九州的演唱會中,邀請了台灣.香港.韓國.泰國4國的知名樂團及歌手,演唱會持續了一整個晚上,直到天亮。當時,從台灣遠道而來的是台灣最紅的樂團五月天。
 
        GLAY和五月天的交流,從那時候開始就一直沒有間斷過。演唱會當天是台灣最大的音樂獎的頒獎典禮,當天五月天預定在典禮上表演。在表演之前的短暫時間裡,他們也站在客席當了GLAY的觀眾。「GLOBAL COMMUNICATION」這首歌,其實是跟五月天宣示實現承諾的一首歌。TERU用中文說了幾句話之後,唱起的是五月天的熱門曲「終結孤單」。當然,是用中文唱的。用日文高聲唱著GLAY歌曲的歌迷們,更是增大音量地和GLAY一起唱著。而GLAY和五月天之間的信賴關係之堅強,我想也確實地讓歌迷們知曉了。
 
──開心嗎?台灣!今天是第三場的台灣演唱會呢!(日文)謝謝!(中文)
──還有,從日本來的大家,有你們在讓我們覺得很踏實!(日文)
 
        TERU說完之後,用日文說了一句「發音可能不是太好」,開始對台下觀眾用中文說話。說完,他又用日文說「大家可以閉上眼睛嗎?」,又問「已經都閉好了嗎?」,接著用中文輕聲地說了「我-愛-你-」,台下立刻傳出高聲驚叫。然後TERU試著用中文和歌迷們說話,但歌迷們卻一直聽不懂,這樣來回了幾次,他每重講一次,台下就會響起鼓勵的拍手聲與歡聲,而TERU也用手比了愛心的手勢放在胸前回應歌迷。用日文說了「打從心底將最棒的愛獻給大家」,永井誠一郎彈起前奏,是「HOWEVER」!
 
        每唱一首歌,就讓現場的氣氛轉換一次。
 
        台下歌迷給我的感覺是非常熟悉日文的,每個人都像是自己的歌一樣開心地唱和著。這一一都說明了,他們與GLAY的音樂相遇並非一朝一夕。
 
        「HOWEVER」結束後,在寂靜中又響起了永井誠一郎的琴音。「BE WITH YOU」的時候歌迷又開始合唱了起來。TERU唱到「牽起那雙手」這句歌詞時,帶著笑容將雙手伸向歌迷們。
 
──接下來是一首GLAY一直以來都很珍惜的曲子,一首訴說著「活著,就是要去愛人以及被愛」的歌。
 
        他像是喃喃自語一般低聲說道,接著開始唱起「戀慕春天的人」。
 
 
 
 
"目前,GLAY的團員們已前往士林夜市觀光!"
 
        大螢幕上用中文和日文顯示了這段文字。像是聽見歌迷們「欸?」的叫聲,畫面又顯示了"想要聽更多GLAY的歌嗎?""想要再看到GLAY團員的人,拍手!""其實比較喜歡五月天的人,拍手!"透過這樣的方式和歌迷們做了些互動。最後隨著螢幕打出"GLAY的團員已經從士林夜市回來了,接下來也請盡情享受GLAY的演唱會!"休息時間也宣告結束。
 
        「WHO KILLED MY DIVA」的影像開始播放,「GLAY PRESENTS」的字樣也確實地得到歌迷的歡呼。
 
        新舊曲目穿插的選曲。這是最新的歌曲與GLAY經典曲目的組合。劃破歌迷們尋求互動的空檔時間的是「Super Ball 425」一曲。
 
──台灣,玩得開心嗎?讓我聽到你們的聲音!
 
        TERU說完,喊了好幾聲「YEAH!」。他故意示範了幾次複雜的節奏,惹得無法如實覆唱的歌迷笑了起來。卸下吉他的HISASHI則是站到的舞台前端,手放著耳邊作勢要聽歌迷的聲音炒熱了氣氛,這時的他已換上了白色和黑色的網狀罩衫。TERU跟TAKURO穿著白色外套,帶著大眼鏡的JIRO則是換上了紅色的襯衫,上面繫著黑白兩色圓點的領帶。原本喊著「YEAH」的TERU卻開始喊起「VIVA VIVA」,看到成功將台下歌迷一體化的情景,HISASHI舉起雙手擺出勝利的姿勢。這或許是我第一次看到站在舞台上HISASHI那麼長的一段時間沒有揹上吉他。
 
        回到舞台右側再度揹起吉他的HISASHI開始舉起手打拍子。團員們的一舉一動都能引起台下歌迷的新反應。TERU和台下歌迷的互動也越來越流暢,雙方開心地一搭一唱著。「YEAH」這一詞也是萬國共通的呢!「COME ON!HISASHI!」的一聲呼喊之後,HISASHI彈了貝多芬的「歡樂頌」做回應。台灣的年輕歌迷像是有所同感似地,一起唱出了「Super Ball 425」的歌詞「DO YOU FEEL BRAND NEW FUTURE」。最後整首歌以TAKURO的精湛的吉他滑弦畫下句點。
 
 
--謝-謝-!多-謝-!(中文)我覺得很幸福!謝謝大家!(日文)
 
        隨後,TERU發揮了他的本領。他用中文一字一句地和歌迷們打招呼,與其說是打招呼,其實感覺更像是在對話。他說的越多,台下歌迷聽不懂的好像也越來越多。會場中滿溢著奇妙的氛圍,很自然地台下歌迷開始對TERU比起○×;聽得懂時台下歌迷會比○並拍手,看到×的時候會傳來爆笑聲。每次看到×時TERU都想放棄,但台下歌迷會馬上用日文對他說「再一次!」
 
        在笨拙的中文對話中,更能感受TERU的優點。最後用中文說了好幾次的謝謝之後,「SEI,麻煩了!」一句話帶出了「Together」的前奏。「Together」和「Winter,again」這兩首歌光是前奏就讓台下歌迷驚聲歡呼。同時兩首經典抒情曲的可貴,讓不曾下雪的台灣的歌迷感受到十足的誠意。
 
 
 
 
        加農砲噴出彩帶的是第15首「SOUL LOVE」。抓著彩帶的手高舉在頭頂上擺動著,舞台導演撿起落在前方走道的彩帶遞給歌迷們。
 
        演唱會漸入佳境。TERU站在舞台MONITOR上,右手高高舉起直指向天。日本歌迷和台灣歌迷相同的是,光是看到TERU這個動作就知道下一首是唱哪一首歌。
 
        不同的是歌迷的反應。台灣歌迷以身體的直接反應做出動作。有些人直接在原地上下跳動,有些人則是高舉雙手隨著節奏搖擺身體。5000人集合成的這群體,其中每個人都有所不同。5000人與6人,節奏組的演奏讓地板震動,吉他尖銳的聲音像是要衝破天花板似地。
 
        --YEAH!大家興奮嗎?
 
        JIRO帶著滿臉的笑容,像是在說著「終於輪到我上場了」似的,隨即響起了「SHUTTER SPEEDS的主題曲」。TERU和JIRO各自向舞台的兩邊奔去。TAKURO像是追著TERU似地也向舞台左邊跑去,和TERU來個小小互動。雖然已經是固定的形式,但很明顯地熱度不同。他們兩個每做一個動作都能引起歌迷的驚叫或歡呼。
 
        GLAY這樣的表演,是在LIVE HOUSE這種小場地無法體驗到的。就這點來說,這次也應該可以算是GLAY第一次在台灣的正式演唱會吧!
 
        從鼓台上跳下來的TERU喊著「OK!LAST SONG!」TAKURO甩著頭髮彈起「ACID HEAD」的前奏,將吉他高高舉起。我透過大螢幕注視著TAKURO的表情。他的視線在現場熱烈的氣氛中飄散,不知看向遠方何處的雙眼感覺他在這場演唱會中昇華了。在日本的演唱會中要看到這樣的TAKURO可是很難得的。TERU用盡全力喊著「OK!讓我們一起燃燒吧!LAST!ACID HEAD!」的聲音令全場搖動。TAKURO臉上原本迷濛的表情變成笑容,像是要把心中千頭萬緒都注入歌曲一般大動作地彈起吉他。歌迷突然擠向客席最前列,那是因為TAKURO突然跳下舞台衝入客席。
 
        這果真是搖滾巡迴的最終場才能有的熱烈。
 
 
--謝-謝-台灣!(中文)能夠順利和大家相見真的很幸福!讓我們帶著一定還會再相見的心情,一起唱這首歌吧!
 
        TERU最後表達了對工作人員和觀眾的感謝,安可的第4首是「I’m in Love」。
 
        歌迷們隨著節奏左右搖擺,5000人一起搖著手合唱著這首歌。我能夠感受得出這些歌迷為了GLAY等待了都久。
 
        整個會場的一體感讓人感受到台下觀眾不是只聽過他們的暢銷曲而已。越過大海來到不同國度,才更讓人深切感受到歌迷們對GLAY的渴望與期待。今天,他們的期待與渴望都得到了紓解,所以每個人臉上都是滿滿的笑容。
 
--JUSTICE & GUILTY終了!
 
        TERU用盡全身力氣貫注所有思緒地喊叫著。JIRO嘴裡不斷說著「THANK YOU!台灣!我們還會再回來的!(日文)」,最後TERU說了「謝-謝-台灣!我-愛-你!(中文)」,演唱會正式畫下句點。
 
        這個約定,未來總有一天會實現。
 
        等待的時間越是漫長,屆時約定實現時彼此的喜悅就越是強烈。
 
        第5個約定--
 
        回到日本後,7月27‧28日首次在函館舉辦的盛大活動「GLAY Special Live 2013 in HAKODATE GLORIOUS MILLION DOLLAR NIGHT Vol 1」還在等著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