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1955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GEORGIA週刊 TAKURO專訪 Vol.1


――說到微苦體驗的話,TAKURO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甚麼呢?
 
我最先想起的就是,為了成為專業音樂人而來到東京,一直持續著兼職和樂團活動兩頭忙的時期。
但是啊,當時讓我感到最辛苦的,不是兼職工作的勞累。

一開始是為了進行樂團活動而來到東京的,但後來卻因為責任感跟職場上的人情世故而遲遲無法開口辭職…這部分讓我非常痛苦。

就算只是兼職,只要認真工作還是有發展機會的。
 
GLAY的團員個性都滿認真的,就算只是兼職工作也都會很努力地去做,也因為如此,都會漸漸被交付重要工作。這樣反而讓我們沒辦法說辭職就辭職。
 
像TERU啊,就算已經出道了,也還在工地做領班的工作呢!
當時他非常煩惱,說:「我怎樣都沒辦法跟同事說『因為已經要出道了,所以要馬上辭職』這種話。所以至少要幫忙到工程結束為止…」
 
而我呢,當時在做警衛的工作,有天突然有人跟我說「你要不要做看看組長的工作?現在就進辦公室做看看吧!」。前一天我還是聽人分配做事的人,今天開始突然就變成要在現場分配工作了。



――這些故事聽起來真的很有你們兩人身上散發的那種認真的感覺呢!
 
我只是單純覺得,只要認真做事就會有好是找上門而已…
但是我們是為了樂團、為了做音樂才來到東京的。
在被交付重要工作的那一瞬間,感覺自己好像失去了真正的目標。
 
曾經有一次,職場上身為管理者的我必須出席一場重要的會議,但會議的時間確和GLAY的演唱會撞期了。
演唱會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一方面我身為一個小小的管理者,每天必須維護著其他同仁的安全,創造一個能夠輕鬆工作的環境,想到自己的立場,就覺得自己無法逃避,但一下子又覺得自己應該明白樂團比較重要。
 
在不斷煩惱之後,我決定協調,將樂團出場的時間調整一下,最後還是克服了危機。
 
職場順利的話,自己也能得到成就感,認識了更多一起工作的夥伴也讓我感到很開心。
因為身邊的人的溫柔和溫暖而牽絆住腳步,有一天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與夢想漸行漸遠。
 
「我喜歡這個職場、也喜歡這間公司…但我是為了樂團才來到東京的!」因為上面說的那件事為契機,我才能回到自己的初衷。


 
 
放棄夢想、離去的同伴。
別離之夜所流下的眼淚。
 
――你是屬於容易被人情牽絆的個性嗎?

 
這個呢,是非常、非常、非常容易!很容易被人鼓動;別人對我好一點,我就會馬上喜歡上他。所以我一直覺得東京的女生很可怕(笑)。關於女生的部分,我也曾有過微苦經驗喔!

 
 
――(笑)。重感情的人,是不是更容易在人際關係上面感到痛苦啊?
 
對啊!在工作上、樂團裡都是如此,跟夥伴道別的時候最讓我感到難過。
 
現在回想起來最讓我無奈的是,當初一起從函館來到東京的夥伴,一個接一個地放棄音樂的夢想回到老家,而自己必須眼睜睜地送走他們。
 
包含當時在函館音樂活動非常活躍的JUDY AND MARY的YUKI,同時期我們有5個樂團一起來到東京。
 
當然,大家的音樂之路都走得不太順利。
漸漸地,為了實現夢想而存的錢不斷減少,到最後戶頭一塊錢都不剩的時候,朋友一個接著一個地說出「看來我還是回函館好了」,放棄夢想離去。
 
在送走這些朋友的時候,真的很難過。如果是陽光普照的時候離開也都還好,但偏偏要選晚上9點左右從東京出發的第一班夜車(苦笑)。
 
有一次,和我以及HISASHI一起來到東京的傢伙要回函館。
我和HISASHI兩人,到了車站去送他…送完他回家的路上,我們兩個人都哭了。
 
讓我們難過的,不只是因為那傢伙不得不放棄夢想,其實我們心中總隱約會想到下一個離去的或許就是自己。一想到這個,就讓我們很無奈難過。
 
看著他們團裡留下來的團員也很難過。那傢伙是吉他手,失去吉他手的樂團,活動當然是得暫停了。如果當時能夠趕快找到新團員就好了,但很可惜的是沒能盡快找到新的吉他手,不知不覺間團員們的心思也都不再樂團裡了…
 
GLAY也是一直沒有固定的鼓手,擔任鼓手的團員一直變動,所以不斷換團員們的痛,我們都很懂。對方想退出的時候,我們很痛苦;我們不得不辭退團員的時候,當然也是很痛苦的。
 
雖然玩了20年的樂團,我還是無法習慣這種離別。
 
 
――那麼如果要辭退團員的時候,應該是由TAKURO你來擔下向對方開口的角色,對吧!
 
既然我是GLAY的團長,那就應該要由我來開口。有一次,我請一位鼓手退出,後來卻接到對方母親打來的電話。
 
前一天樂團開會的時候,我對那位團員說「我們可能不適合一起玩樂團」,結果隔天早上被電話吵醒,接起來後對方直接就說:「我是○○的媽媽,你們為什麼要我兒子退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那你怎麼回答呢?
 
只能說對不起呢,當下說真話也感覺不太對…
我覺得如果有份工作是一定要有個人來承擔的話,那我就應該擔下來才對。這是學著怎麼做男人喔!
 

 
――你真的是一位很理想的領導者呢!
 
 
該怎麼說才好呢,這種角色很容易被團員認為是陰險的人物耶(笑)。其實好像可以再溫柔一點也沒關係的感覺(笑)。
 
世上沒有失敗這種東西,每一種狀況都只是一種「事實」而已。
 


――跟TAKURO同樣年代的人,我想現在大部分都在職場上擔任主管的角色。我想,失敗等等的經驗其實也有很多相同的部分吧?
 
 
我覺得,失敗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內心、人心的反射。
 
比如說,剛開始學滑雪的時候,都會想要趕快學會,但開始滑了之後一定會跌倒--我們不會因為一個跌倒就說失敗了,對吧?跌倒,只是學會滑雪的必經過程而已。
 
做事業有一定會遇到阻礙,對吧?但我覺得,現在那些事業成功、白手起家的企業家,絕對沒有把過去的失敗當做真正的失敗。
 
因為沒有把過去的失敗當做失敗,才能造就今日的繁盛。
 

 
――那麼,你自己是怎麼去克服那些在一般人眼中認為是「失敗」的狀況呢?
 
 
如果我們把「失敗」拿到顯微鏡下仔細去看的話,就會發現那只是許多「事實」的累積而已。
所以要做的就是,試著把那些事實謹慎地再分析一遍。
 
滑雪跌倒的時候,跌倒的原因是身體重量的移動沒有達到平衡,這就是跌倒的事實。
 
要不要把這樣的事情稱做是「失敗」,應該就取決於個人的氣量跟想法了吧!
然後,不管是怎樣的失敗,在人生即將結束的那一刻,如果能覺得自己過了一個很棒的人生;那麼,那些失敗也能全部都用「過程」來取代了吧!
 
那麼,我覺得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失敗是由人內心的模樣來定義的。

 
 
――這樣看待失敗,真的是很棒的想法呢!
 
我想,失敗大概就跟季節變化一樣吧!
每年春天都一定會到來,把失敗當成人生中畢竟會循環到一個季節,只要這樣想就可以了!



 
團長,是身邊的人培養起來的。
 
――那麼,你會用甚麼樣的言語跟身邊的人傳達這樣的想法呢? 
 
大家不是常常會講「從失敗中學習」之類的話嗎?這樣的言語表達方式的確是很美,但我對這種華麗的言詞沒甚麼興趣。
 
我既然擔任了團長的角色,就要在團員或工作人員遇到困難的時候,將所有狀況改變成這不是失敗,而是前往下一個階段的其中一步罷了。
然後,即便在低迷的狀況中,跟大家聊聊下一個目標,我認為這也是很重要的。

而我自己,每天比起吉他的練習,我更是專注於尋找能將失敗轉化的言語與智慧。
 
事實上,如果我是員工的話,我也想要跟著一個不管發生甚麼事,都努力尋找可以替代「失敗」一詞的上司。
我也希望在職場上努力著的男人們,都能跟到一個值得信賴的上司。
 
或者是說,請你們培養出一個值得信賴的上司。
 
 

――欸?培養上司嗎?
 
對啊,這是當然的。
 

 
――要怎麼做才能培養上司呢? 
 
被稱為領導者的人們,也不是出生就是領導者吧?
 
像我的話,只是因為是我提出要組樂團的意見,所以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團長。透過其他三位團員們的模樣,我覺得是他們培養我成為團長的。
 
所以,我常常透過他們的行動,來發現甚麼才是我們樂團需要的東西。
發現了之後,團長的角色才開始產生作用。
 



TERU的天真發言是最大的驚喜!?
 
――那TAKURO你覺得甚麼是團長的工作呢?

 
訂定具體的目標、製造工作給團員們去忙之類的吧!
但有時候也會因為一些特別的行動,而突然產生新的工作。
 
特別是我們家的TERU,在舞台上會說一些非常天真的話(笑)。
 
10年前,東京巨蛋演唱會的時候,他突然說了一句:「10年後,我們會再回到這裡!
聽到他那麼說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心想:「欸?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未來10年都不會在東京巨蛋辦演唱會了嗎!?」(笑)。
 
 

――真的耶(笑)!
  
他講完那句話後,我雖然臉上沒有甚麼特別的表情,就只是談著吉他,但腦子裡已經開始全力運轉了!
 一直在想「給我等一下!!欸-要怎麼把他這個發言轉換成很棒的感覺?」
 
 

――那你怎麼做應對呢?
 
首先,我先想到的就是,因為TERU話已經放出去了,所以我們就先將東京巨蛋封印10年。如果10年後要在東京巨蛋開唱的話,那就得重新計算未來10年的計劃了。
 
那時候,雖然已經決定了3年後的巨蛋巡迴,但當時最先想到的是要趕快通知公司,以便單獨取消東京巨蛋的場次。
 
拼了命地調整了行程,在過程中也從團員及工作人員身上認識到了「事情能找對人商量,就能取得很好平衡」這一點。

 
 
――因為團員的驚喜發言而大大影響到之後的活動,原來真的曾經發生過這種事啊!
 
其實啊,我心裡是覺得「哇-又來了」!這種驚喜…熱烈歡迎,這種話我可說不出口(笑)。
其實團長啊,也只是個中階主管而已(笑)。

 
 
――那麼,哪位團員帶來過最大的驚喜呢
 
這個當然是TERU,別無他人(笑)!
我常常是一邊想著「你現在,是想到甚麼就說甚麼吧?難道你在說話之前不會先咀嚼一遍,或是再思考一下嗎~(笑)」,一邊思考著怎麼安排會議來協調行程變更的事宜。
 
也多虧了他,出道20年來,沒有一天是無聊的(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