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238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GEORGIA週刊 TAKURO專訪 Vol.2

團長也好,強者也罷,說到頭來都只是人而已。



――TAKURO你在20幾歲時,看著上個世代的大人,有過甚麼感覺呢?
 
當時唱片公司的高層,大概都是30~50歲左右的人吧…其實啊,現在自己長到了他們當時那個歲數後,才能慢慢理解一些事情了。
 
他們常常掛在嘴邊的是「現在的流行就是這樣啦!」「唱片如果要大賣就一定要這樣做!」之類的,現在想起來就覺得,會說出那種話,大概是都沒有在思考吧(笑)。
 
 

――(笑)怎麼說呢?
 
我覺得,其實我們在聽別人說話的時候,會不自覺地依照對方的言詞、智慧和他的經歷等條件來消化他所說的話。
 
但我想說完那些話之後,他本人心裡搞不好在想:「糟糕!不小心說出來了!說錯話了。要想辦法善後了」也說不定。

 
 
――原來如此(笑)。
 
實際上,我也是如此。不過啊,換個想法之後心情會比較輕鬆。
 
不管說話的對象是你頭頂上的人,還是很厲害的角色,其實都能多多少少從這些言語中感受到「這個人其實也跟我一樣,都只是"人"而已!」。
 
我會開始這麼想,或許是父母這個角色給我很大的啟示。
 
自己還是小孩子的時候,不都會覺得母親就像是全能的神一樣嗎?
只要張開嘴就有飯吃,髒衣服也只要丟著就會幫我洗乾淨。
但儘管是這樣的媽媽,也會在夜裡獨自哭泣啊,隨著年齡不斷增長,就越是明白原來媽媽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但我是到自己做了爸爸之後,才終於明白這件很理所當然的事。

 
 
――也就是說,團長不是全能的,但是卻是一個不得不起身領導團體的存在。
 
對,所以也常會感到孤獨,不時要思考怎麼讓身邊的人加油打氣,也要思考待人處事的方法。

 
 
――如果,下屬所設定的方向跟你的不同,你會怎麼做呢?
 
我常常在想的事,並不是把目標放在最高的那座山就是好的。
如果說,適合某個人爬的山是高尾山,但他本人卻把目標放在征服聖母峰的話,那就是因為這個人的經驗不足而造成的錯誤選擇,這樣會造成他身邊的人許多不便困擾,不是嗎?
 
若是我的話,就會真誠地告訴他:「你好像比較適合高尾山喔!」
 
不過當然,這不要強迫他改變方向,就只是單純給他建議罷了。
 

 
――但實際上在這種時候,拿捏言語的分寸應該不是簡單的事,對吧?
 
對啊!不過說真的,過了30歲之後,要決定的事情變得很多。
 
每天不斷被問著「該怎麼辦?」「這件事該怎麼處理啊?」,多到讓我不禁想要說「你們覺得我甚麼都懂嗎!?」
 
所以常常嘴裡說著「這個如何如何做,另外那件事該如何如何處理~」,說完心裡才想到「啊!糟糕!說錯了!只好之後再想辦法Follow上了」,我常常陷入這種狀態中呢。
你看,就跟我們剛剛說到的一樣吧(笑)!
 
如果能夠維持不發生這種狀況的話,甚麼時候要我卸下團長一職我都無所謂。
 
 
――我想你一定也有感到辛苦的時候,那些時刻日後回想起來是否能夠算是“微苦回憶”呢?
 
嗯,當然也有一個苦澀的回憶啦!只是我都會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
 
長生的老者是有義務將所學到的智慧,全部教給下個世代的。
也因此才能造就今天的人類文明。
 
我常光顧的義式料理餐廳的主廚,也常常在煩惱。
他每次找到資質不錯的年輕人,就會將自己的技術全部傳授下去。接下來就很理所當然地,年輕人就會離開主廚自己獨立創業。
然後,主廚就會很失落地想著「好不容易把他培養到這個地步…」
 
我覺得,只要還持續在工作的一天,這種無奈跟苦澀就會不斷襲來。
我明白這種無奈的心情,但其實這也可以說是一種最終極的目標,不是嗎?
如果能把自己的「風格」之類的東西,全部親手賦予給某人,那不是很棒嗎?
 

 
――雖然有點無奈,但也會有喜悅的部分吧!
 
就把這種感覺當作是喜悅,這就是所謂的「知足」吧!
 
就以一般公司來說,如果能將自己所能做的一切都託付給年輕人的話,不就算是解決了一個最終極的課題了嗎?
 
如果有一天能夠做到這樣,或許我就會馬上離開社長的位置了呢!
 

 
――你連這部分都已經考慮到了嗎!?
 
能夠將接力棒交給下一個世代,我覺得是我個人所嚮往的"究極的男人美學"呢!
 
這或許能夠用"幹練"一詞來形容。
到了某個歲數之後,就常常在思考著想要自己的行為舉止更加地有簡潔明快。
 
 

――大概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大概28歲左右吧!
 

 
――會不會太早了點(笑)。
 
對阿(笑)!所以這些想法我放在心裡滿長一段時間。畢竟才28歲,沒有甚麼說服力。
 
我想,想要在自己嚮往的世界裡,成為一個有地位的人、想要實現夢想的話,其中會有你很想做的事,但也一定得去做一些你不想做、但卻不得不做的事。
這時候才能第一次知道"為了生計"是甚麼感覺。
比起隨波逐流,不如去聽取10個自己信賴的人的意見。
 
 

――GLAY和GEORGIA的「翡翠山」一樣在今年邁向了20週年,所以才有這個機會請到TAKURO來接受訪問。
 
也因為如此,我在即使已經出道還是不得不打工維持生活的那段時間,都常常喝翡翠山啊!
 
因為是肉體重勞動的工作,疲勞的身體很需要糖分。
雖然現在有罐裝的黑咖啡,但當時都是甜甜的口味,對吧?不過阿,還是田為咖啡最棒了!疲倦的時候都會很想喝甜味的咖啡。
 
很爽快啊~那種甜甜的口味。那時喝太多了,還發胖了呢(笑)!
 
 

――(笑)既然彼此都是20週年,我這裡想問問你對於「走了20年」這件事的想法。
 
就只是,誠實真誠地做事,就僅僅如此而已。
 
翡翠山也是如此啊,一個商品能擺在超商貨架上的壽命其實非常短的。但在汰舊換新如此迅速的世界裡,翡翠山能夠受顧客喜愛20年,這樣的商品其實並不常見呢!
我想,你們也就是單純地誠實地去做事,不是嗎?
 

 
――那TAKURO你認為的"誠實"是甚麼呢?
 
我們活在資訊發達的世界裡,推出一件作品後,就能夠很輕易地接收到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評價。一方面對於如此方便的管道感到感激,但也很容易迷失,不知道自己該傳達甚麼樣的訊息給社會大眾。
 
想盡辦法讓自己不會偏離自己的中心思想。
這應該不只是我們,大家都想這麼做。
 
比如說,假設有人會想要變成很時尚,但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這種時候,有一個選項是去看雜誌,在裡面找好看的衣服。
還有另一種選項,就是找10個自己打從心底信任的人,去問他們自己適合甚麼樣的衣服。
 
我個人認為去問10個自己信任的人會比較好。跟這10個人懂不懂時尚沒有關係。
因為,到最後再怎麼說,我們都只能活在這個世間。
 

 
――世間的意思是?
 
我覺得這個世界有分“社會”跟“世間”兩個階層。
 
“社會”就是充滿陌生人的世界。
另外一面,“世間”就是彼此都認識熟識的世界,這是我個人的定義。
 
社會瞬息萬變,流行的事物也是秒速變化。
 
所以我覺得,生活在“世間”的人,翻著類似"社會的諮詢台"的這種雜誌來選衣服,不管再怎麼煩惱都不可能得到解答的。
 

 
――原來如此!
 
所以,第一要務是先理解自己的事情,再去問問自己生活圈內的人們應該會比較好。不對,是一定會比較好。
 
為了不要失去自己的風格及誠實的特質,聽取“世間”的意見是非常重要的。
 
聽了排行榜上前10名的歌,我也不會產生「原來現在的GLAY不足的就是這個!」的想法。所以基本上我會去問熟識的朋友,或是我們很信賴的人們一個問題-「我想要讓現在的GLAY做某某事,你們覺得呢?」
 
如此一來,不可思議就有股力量驅使著我要盡力保留一些我們所獨有的特色。
 
要在音樂中加入一些獨特的新技術或是流行要素之類的,其實常常出現。但要我們去追逐流行的話,就不再忠於自己,也就不再誠實了。
 

 
――感覺好酷喔!

 
不過啊,這些也都是過去有令我們後悔的經驗所得到的感想。
 
以前曾經有一次,我們將一張作品以不同形式重複銷售。
這在音樂產業中是行之有年、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想起這個經驗還是覺得很苦澀。
 
如果歌迷是國中小女孩,用著少少的零用錢,拼命要買上3、4張CD…
的確,對歌迷來說,擁有不同特典的CD或許是會很開心。
但我們的能力是能夠做一些能讓歌迷更開心的事情,但當時卻跟著業界隨波逐流。
 
在我們“世間”所交往的朋友們,對於這件事都只有厭惡一個想法。
但我們當時卻帶著「整個社會都這麼做,我們也試著做看看了」。結果當然是只留下不好的苦澀回憶。
 
所以自從那次以來,我們就再也沒做過那樣的事。未來也絕對不會再做。
 

這是我們的堅持,引以為傲的自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