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09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C4 TOKI'S BAR 「頭文字"T"~請別如此隨便地對待我~」

 9月20日(六)的GLAY EXPO真的很令人感動。
 
隔天21日,同樣在宮城一見鍾情競技場舉辦TALK & LIVE EVENT「大反省會」Presented by TAKURO MOBILE。
 
在這兩天的活動都結束之後,除了返回東京的TERU之外,其他成員以及人時君、川村健等人一起慶祝所有活動成功結束,21日也開了慶功宴。
 
 

慶功宴結束後。
 
 

22日有演唱會的人時君,以及有要事無法抽身的川村健兩位先回到東京。昨天我也有提到,我們剩下的成員就聚在飯店的房間裡,看了這次EXPO的DVD。
 
 

我對JIRO說。
 
 

TO:「我看完這次的演唱會啊,很想告訴10年前歷經辛苦的GLAY,因為跨越了現在的苦難,你們才能在2014年辦了一場超棒的演唱會!」
 
JI:「真的…我也真心這麼覺得。」
 
TO:「欸、TAKURO啊、TONO啊、我覺得如果說昨天的演唱會讓人覺得有遺憾的話,大概就是GLAY的成員沒辦法在台下參與這場演唱會吧!因為自己是表演者,所以沒有辦法看到自己演奏時的模樣。我覺得這種遺憾真的可以說是人的宿命了吧!」
 
TA:「嗯,對啊!」
 
HI:「能夠辦一場讓TOKI如此稱讚的演唱會真是開心啊!」
 
 
 

真的太美好了!
 
 

閉上雙眼,那份令人不想忘卻的感動令人無法放棄回味的感受在記憶中奔馳。
 
 
 
 
 
 
 
 

但在奔馳的同時…
 
 
 
 
 
 

…好想有甚麼事情一直懸在心頭。
 
 
 
 
 

…到底是甚麼?
 
 
 

這、
 
 
 

一直在我心裡揮之不去
 
 
 
 
 
 

但我想徹底忘記的事情是…?
 
 
 
 
 

「頭文字"T"~請別如此隨便地對待我~」
(民明書房:刊)
 
 
 
 

TA:「#$%&*+%~唱決定~」
 

TO:「嗯?」
 
TA:「然後TONO就$%&#@な~?」
 
HI:「喔~(・)kk」←(超級敷衍的回答)
 
 

(剛才,TAKURO說了甚麼啊…算了應該不是甚麼重要的事。)
 
 

以上是不久前PUERTA DEL SOL的平野先生舉辦的老街探訪酒會時發生的對話。
 
 

不過就這麼簡單決定要使用納客數5萬5千人的巨大競技場「宮城一見鍾情競技館」的一個角落來辦活動…欸,
 
 
 
 
 
 
 
 

還真的辦了。
 
 
 
 
 
 

雖然說是一個角落,但大概就是日比谷野外大音樂堂或NHK HALL客滿狀態的大小,而且門票已經賣完了。
 


 
「TOKI!你是MOBILE MEETING公開錄音特別演唱會的主唱,對吧!」
 
 
 

這個…
 
 
 

透過歌迷的推特得知這消息的混亂感。
 
 
 

我慌張地打了電話給TAKURO。
 
 

TO:「啊,那個啊,我要當甚麼的主唱啊?」
 
TA:「之前就跟你說過了啊!」
 

TO:「咦?甚麼時候說的?」
 
TA:「之前的酒會上!」
 
TO:「欸?我沒有聽到啊!?」
 
TA:「耳朵要常常清理,好嗎!(喀嚓!嘟ー嘟ー嘟ー)
 
 
 
 

・・・・・・・・・・・
 
 
 

・・・・・・
 
 
 
 

真是的…
 
 
 
 
 
 

算了…
 
 
 
 
 
 

到時候應該會有辦法吧。
 
 
 
 

總之,我得先練習9月6日在大村孝佳演唱會要唱的歌;13日C4專輯發售前哨戰最後一場在大阪的演唱會「Perfect Accel」也要表演新曲,實在忙得要命,他們也要準備EXPO,所以也不可能在隔天的活動裡表演很多曲目,而且我也從歌迷那邊聽說「好像只表演「BURST」一首歌而已」
 
 

就如同我從歌迷那邊聽到的一樣,TAKURO來連絡大反省會彩排時間時,說:
 
 

TA:「TOKI,你還記得BURST吧?」
 
TO:「啊~TOSHI祭時表演過,我當然記得啊!」
 
TA:「雖然C4好像也很忙,但我還想再多表演幾首歌。我想再加一首由我主唱的「與你同在」,加上一首HISASHI做的純樂曲(※gestalt),TOKI你還有其他會唱的歌嗎?」
 
TO:「是說,我希望你全心準備EXPO,不用太勉強遷就我啦!」
 
TA:「EXPO沒有問題啦!」
 
TO:「這樣的話那就選不會造成你多餘負擔的…STEALTH演唱會演奏過的曲子我都可以。GLAY的歌的話可以選FREEZE MY LOVE之類的。」
 
TA:「啊!那就表演STEALTH的曲子吧!激情之類的。」
 
TO:「總之,你就選不會造成你額外負擔的曲子,交給你啦!」
 
 

就這樣,我要唱的歌就決定是STEALTH的「激情-Loud Sonic Electra」和GLAY的「BURST」。
 
 

雖然預定要彩排兩次,但以前和安全地帶一起表演過、參加了GLAY「Eternally」錄音工作的川村健先生,還有黑夢的人時君這位超專業音樂人的實力,再加上我們曾經以這樣的陣容實際表演過的經驗,彩排過一次就很得心應手了,演奏部分確認之後,照著曲順就一併做了最終彩排。
 
 
 

剩下就是等待9月21日的正式演出了。
 
 
 

只是,
 
 

我有個疑問。
 
 
 

「大反省會」可以說是「GLAY EXPO的後夜祭」,由我來演唱為整個EXPO拉下終幕,這樣真的好嗎?GLAY歌迷真的可以接受嗎?
 
 

雖然我沒有將不安的心情說出口,但TAKURO或許是察覺了吧!
 
 

TA:「BURST的部分,叫TEKKO一起加入好嗎?就跟TOSHI祭一樣來個「TWIN BURST」如何?」
 

TO:「啊!這樣比較好!EXPO時也沒有表演BURST,跟TERU一起的話感覺比較正當華麗地為EXPO做個結束!」
 
TA:「可是…我好像聽說MOBILE MEETING公開錄音結束後,要在場內踢足球的樣子…我先問問他好了。」
 
 
 
 

幾天後,TERU決定參戰。
 
 
 
 

預定歌單
 
01:gestalt
(HISASHI、TAKURO、人時、TOSHI、川村健)
02:與你同在
(TAKURO、HISASHI、人時、TOSHI、川村健)
03:激情-Loud Sonic Electra
(TOKI、TAKURO、HISASHI、人時、TOSHI、川村健)
04:BURST
(TERU、TOKI、TAKURO、HISASHI、人時、TOSHI、川村健)
 
 
 

接著,GLAY EXPO隔天,9月21日正式演出的時間終於到來。
 
 
 

成員們陸續進入會場。為了主持公開錄音,「小山」,也就是山田HISASHI也進入會場。休息室的狀況以可以在「小山頻道」看到喔!http://sp.live.nicovideo.jp/gate/lv193087950
 
 

各自準備好之後,站上剛組好的舞台,做一次最終彩排。
 


 
在舞台上確認表演流程時,TERU還沒出現。
 
不過,在全力燃燒的演唱會隔天,我想他應該也很累吧!
 
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沒有人開口問TERU的行蹤。
 
 

我自己也沒有開口。
 
因為我深信「TOSHI祭時的感覺」已經深深烙印在身體裡了,所以很確信我們不用彩排就可以直接上場。
 
 

最後,大家都沒有開口問TERU的行蹤,就這樣結束彩排。
 
在TEKKO不在的情況下也十分得心應手,等會兒再加入TERU應該就無敵了吧!
 
 

全員走下舞台向休息室前進…因為場地實在太巨大了所以距離滿遠的(大約50公尺~80公尺左右)。
 
 

而且,舞台的前後左右都是「赤裸裸」的狀態,第一首跟第二首曲目表演時,尚未出場的我沒有地方可以做出場準備。
 
 

我將這個問題告訴TAKURO。
 
 

TO:「欸,我啊,在你們第二首歌結束之前,可以待在哪裡等出場啊?」
 
TA:「對耶,當初沒想到實際上舞台搭起來會是這個樣子耶!」
 
TO:「沒有可以躲的地方,從休息室走過來也滿花時間的,也不可能跑過來…」
 
 
 

對於現場工作人員都無法回答的這個難題,HISASHI開了金口。
 
 
 
 
 
 
 
 
 
 

HI:「(・) 只能靠這個了!」
 
 
 
 
 
 

 
 
 




 
 

TO:「你這傢伙…現在是要我在廣大的歌迷面前騎這個嗎…」
 
工作人員:「這是電動的…而且,是YAMAHA的。」
 
TO:「這跟製造廠商沒關係吧!」
 
TA:「YAMAHA的話,可是我們國產機車的第一品牌耶!」
 
TO:「別想用這種話術給我打混過去!」
 
HI:「TOKI(・)疾風傳說!」
 
工作人員:「疾風傳說是甚麼?」
 
TO:「就是一個普通機車賽車手變成職業賽車手的漫畫。」
 
 
 



工作人員:「啊啊~!我知道了,是畫頭文字D的那位漫畫家的作品,對吧?」
 
TA:「頭文字…「T」!的確TOKI很適合騎機車呢!」
 
TO:「頭文字D是汽車…」
 
TA:「嗯!?仔細一看這輛機車…是否有點像為了實現夢想成為職業機車賽車手而退出國民偶像天團SMAP那位森君騎的那台機車嘛…」

 


 
TO:「有兩個輪胎跟一個方向盤你就說像是吧…」
 
TA:「嗯喔喔喔~超像…」
 
TO:「像個鬼!」
 

HI:「TOKI(・)飆風俠!」
 
TO:「沒有其他選項嗎?!」
 
工作人員:「抱歉…」
 
 
 

看著煩惱的我,TAKURO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TA:「嗯,等一下喔!可以改變一下曲順嗎?」
 
TOKI:「欸?你有甚麼方法了嗎?」
 
TA:「這個啊…「gestalt」不變動,把第二首「與你同在」換成最後一首,「激情」變成第二首、「BURST」變成第三首!」
 
TO:「好!…但是為何?」
 
TA:「因為我想讓歌迷們看到TOKI騎著這台機車遠去的背影啊!」
 
TO:「…嗯?為何?」
 
 
 
 
 
 
 
 
 
 
 

TA:「因為很好笑!」
 
 
 
 
 
 
 

TO:「這根本不是甚麼辦法!」
 
 
 

TA:「我啊!想讓所有的歌迷!看看TOKI騎著這台機車遠去的背影啊!這個背影一定超好笑的啊!身為搞笑界達人的TOKI應該懂我說的那個「感覺」吧!
 
 

TO:「呵…的確能夠明白啦!」
 
TA:「對咩對咩!」
 
HI:「(・) 決定!」
 
 
 
 
 
 
 
 

就這樣,我的出場方式決定了。
 
 
 
 
 
 

順帶一提,以上都是在開演前僅剩一個小時發生的事。
 
 
 
 
 
 

回到休息室後,沒多久TEKKO就出現了。
 
 

TO:「啊啊!TEKKO!…是說,你怎麼穿著運動服?」
 
TA:「欸?你沒有要一起表演BURST嗎?」
 
 
 
 
 
 
 
 
 
 

TE:「啊!對啊!我還是不參加了!我想踢足球!」
 
 
 
 
 
 

他臉上帶著小學生般純真的笑容為我們解了疑惑。
 
 
 

TA:「啊,那BURST就TOKI一個人全部負責了喔!」
 
 
 
 
 

你們這些傢伙…
 
 
 

會不會給我太隨便了一點!
 
 
 
 
 
 
 

順帶一提,以上是在開演前僅剩三十分鐘發生的事!
 
 
 
 

接著開演。
 

TAKURO先開始公開錄音,接著其他成員颯爽地走向TAKURO等待著的舞台。
 
 

晴天的宮城一見鍾情競技館中響起「gestalt」的音樂。
 
 
 

我和TERU一起聽著台上的演奏,我對TERU說了。
 
 

TO:「TEKKO…我好羨慕你…」
 
 
 
 
 
 
 
 
 



 (你差點就要巴著這輛機車的小坐墊跟我一起騎著它退場了)
 
 

TERU:「喔喔喔ー!還好我臨時反悔了ー!!!」
 
 
 
 
 
 

結果全部都我一個人承擔嗎!
 
是說,你們真的是昨天辦了那場那麼棒的演唱會的人嗎…
 
 
 

「gestalt」結束了…
 
 
 
 
 

那…
 
 
 
 
 
 

我出發了!

攝影:在我身後爆笑的TERU(GLAY)
 
 
 
 

更令人惶恐的是…這場表演,
預定是要影像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