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238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GLAY MUSIC LIFE特輯 JIRO x Pierre中野對談專訪

特集第1彈我們將發表JIRO和冷凛時雨的鼓手,PIerre中野兩人的對談專訪。中野已客座鼓手的身分參加了2012年12月發行的GLAY單曲「JUSTICE[from]GUILTY」「運命論」的錄音,兩人交情開始加深。今年7月發行的單曲「BLEEZE~G4‧Ⅲ~」,兩人透過JIRO作曲的「YOU」再度合作,這兩位音樂人的合拍度可以是不言而了。這次的對談我們就由中野以一個鼓手的角度,以及從以前就是GLAY歌迷的角度,來對JIRO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
 




要跟達也先生合作!?真的把我給嚇到了

PI 這次專輯的客座鼓手是怎麼決定人選的呢?
JI 首先,包括7月發行的單曲「BLEEZE~G4‧Ⅲ~」的收錄曲在,我們先決定了大約要
   錄15首歌左右。接著又開始討論鼓手部分該怎麼辦,龜田(誠治)製作人就
了「要像以往一
   樣都請永井(利光)先生也可以,也可以考慮其他音樂人。」接著,我們把第一個想到的
   PIerre提議給龜田製作人,他就
了「我雖然沒有跟他一起工作過,但他的確是個很棒
   的鼓手。」就這樣,我們第一個決定邀約的就是PIerre你了。

PI 這次是我第一次跟龜田先生共事,但聽到他這麼我真的很開心!


 
JI 村石(雅行)先生是我們和龜田製作人第一次合作,也就是在錄製「DARK RIVER」
   時,龜田製作人
有一位他很中意的鼓手,因此就帶了村石先生過來。合作之後,也很想聽聽在
   不一樣曲風時村石先生的演奏方式,所以這次又再一次拜託她了。(高橋)誠前輩參加錄音的
   「花心的KISS ME GIRL」是因為曲調完全就是BOφWY風格,所以就帶著姑且一
   試的心情去拜託前輩幫忙(笑)。


PI 啊哈哈哈哈哈(笑)。然後前輩就一口答應了,是嗎?
JI 沒錯。然後,(中村)達也先生是TERU提案「這首歌(『TILL KINGDOM 
   COME』)的話,請達也先生幫忙應該不錯!」。


PI 這讓我很意外,達也先生竟然跟GLAY合作。
JI 對啊!我一開始也是想真的假的!?可以跟達也先生合作!?真的把我嚇到了(笑)。我他   
   在BLANKEY時代開始就一直很喜歡他,能和他合作雖然很開心,但相反地壓力也很大。還
   有就是(松下)敦,我以前有和他一起演奏過,他的演奏非常豪爽,敦參加的「百花繚亂」歌
   詞
容是在批判社會的,如果鼓的演奏能有暴力的感覺的話會很好,然後我們腦海中就馬上浮
   現他的名字了。


PI 原來如此。幾乎每位客座鼓手都是完全不同的類型的,如此一來JIRO你的貝斯演奏會依照鼓
   手的不同而做改變嗎?


JI 基本上是不會喔!不過在和達也先生合作的時候,我自顧自地將照井(利幸)先生的貝斯演奏特色
   加了一點進去(笑)。除此之外,我其實滿忠實樂曲去演奏的。

 
(註:村石雅行-日本的知名鼓手,以第一位使用電子鼓聞名的鼓手,擔任過椎名林檎、松任谷由實、
   吉田拓郎等人的客座鼓手。

   
   高橋誠-
BOφWY的鼓手,GLAY在1990年代也曾經在電視節目上和高橋誠合作過。
   
   中村達也-世界著名的鼓手,大多都在歐美國家巡迴演出,幾年前和布袋寅泰、TOKIE三
   人曾一起展開巡迴,
BAD FEELING




 


龜田先生的樂句會讓人燃起樂手魂

PI 我在錄音之前拿到的DEMO帶啊,編曲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這部分,和其他的鼓手錄音時,
   也是一樣到最後都沒有更動編曲嗎?


JI 這次的確沒有更動編曲。
PI 這真的很強呢!

JI 我們每個成員會把自己個別做的比較簡單的DEMO帶交給龜田製作人,然後他會在針對曲子的架
   構做修改,他真的很努力地想把我們過去以來習慣已久的GLAY SOUND解體。由於龜田製
   作人自己是貝斯手,貝斯的走法也被改的很帥氣很不一樣,加上了在我自己的習慣中前所未有的演
   奏方式,真的會讓人的樂手魂被燃起呢!也因此就我個人而言是越彈越開心呢!


 
PI 聽著GLAY的專輯,的確能感受到各位真的是很開心地在享受演奏。另外,許多鼓手以客座鼓手
   的身分參加錄音,也讓人再度發現永井先生厲害之處,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嘗試。

JI 和永井先生是一起一路走來到現在,合作起來默契十足,協調感真的很棒。順帶一提,和達也先生
   合作時大概錄了3次,每次他的演奏都不同(笑)。每次聽到時「啊~這次是這樣演奏啊!」的感
   覺真的很有趣。


PI 達也先生的這一點就是他身為鼓手的最大武器啊!到這個,對於其他鼓手演奏的曲子,永井先生
   有沒有發表感想呢?


JI 以前和別人合作時,曾經聽他過「這,真的很有趣呢!」的感想……啊,可能這次發現的有趣部
   分太多了,永井先生是個非常用功的人,他聽到自己以外的人的演奏時,都在思考如果是自己的話
   這個部份自己會如何演奏。。

PI 看到他在演唱會上面演奏由我負責錄音的曲子時,真的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所以我又更加期待
   能
看到他在演唱會上演奏這次專輯中的曲子了!

JI 就這層意義來,這次的巡迴永井先生應該會很辛苦吧!不過從以前開始永井先生好像就常常對
   TAKURO
「你們試著跟不同的鼓手合作看看也不錯啊!」。

PI 原來如此。那個,推薦我來演奏「YOU」(單曲「BLEEZE~G4‧Ⅲ~」的收錄曲)的
   人,是JIRO你嗎?

JI 其實,是龜田製作人要請你來幫忙的喔!

PI 真的嗎?我想我給一般人大多是演奏曲風激烈的曲子較多,當然我自己也很喜歡激烈的曲風啦!不
   過我也非常喜歡理解了歌詞的
容後像歌唱一般地演奏方式。其實在時雨中也有這種演奏方式的曲
   子,龜田先生連這部分都如此熟知,真的讓我很開心。因為太開心了,所以也很認真地練習,錄音
   時也以很棒的狀態打了鼓。

 



 

對不在錄音室裡吃晚餐!

PI GLAY的錄音現場氣氛真的很棒,請問一直以來都是這種感覺嗎?
JI 一~直以來都是(笑)。


 
PI 這真的很好呢!團員和工作人員們的互動都很積極,大家感覺都很好。不禁讓人感覺這個工作現場
   淨是一群好人呢(笑)!

JI 龜田製作人也是從一開始就以很high的狀態在工作(笑)。
PI 他總是散發一種「今天也要全力以赴喔!」的感覺(笑)。

JI 不過也多虧了他,讓錄音現場的工作氣氛又更加明亮了喔!另外,錄音工程師的工藤先生,老家跟
   我們一樣是函館。也因為這個原因,大家工作起來又更加開心順利。不過啊……如此開心的錄音工
   作,唯一令人討厭的就是吃飯這件事了。我們啊,超級討厭在錄音室裡吃晚餐了!

PI 欸,這是為什麼啊(笑)?為何你們那麼討厭在錄音室裡吃晚餐啊(笑)?

JI 這是為什麼啊……1997年我們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得在1天半之錄完「HOWEVER」,
   那次錄音可能在我們心中都留下創傷了吧!不過結果那首歌變成了GLAY的代表曲,也因為有過
   那樣的經驗,我們現在都是下午1點左右進錄音室,傍晚6點左右離開錄音室回家(笑)。

PI 13點~18點
JI 就算工作進度會被延遲也對不在錄音室裡吃飯!吃晚餐怎麼可以不配酒(笑)。
PI 啊哈哈哈哈(笑)! 時雨的錄音也是難在吃飯,要切在甚麼時間點吃晚餐的確是很困難。

JI 我在THE PREDATORS的時候,大多也是傍晚才進錄音室。進錄音室後,等到(山中)
   SAWAO
:「那我們來訂晚餐吧?」我們才會附和:「對啊該吃晚餐了!!」

PI 不過GLAY的錄音現場不會有這種狀況。的確GLAY的方式是比較合理的,錄音作業也很順
   利,讓人不禁覺得工作氣氛很棒。而且,真的每次都是傍晚6點就會準時結束耶!


JI 不訂個結束時間的話,行程就會很難規畫,因為不知道工作何時才會結束。這部分好聽一點,就
   像是給緊張的工作行程一個緩衝的感覺(笑)。


PI 的確是個很和緩的錄音現場呢!
JI 還有啊,不是還有人花一個禮拜把全部節奏部分都錄完嗎?不過我很討厭那樣做喔(笑)!我的集
   中力沒辦法持續一個禮拜,所以這次是先錄兩首歌的節奏,隔天換錄吉他,接下來又換錄兩首歌的
   節奏。

PI 喔喔,那樣很不錯耶!
JI 前陣子跟龜田先生對談的時候,他也稱讚這樣的行程安排很棒呢(笑)!雖然這樣會讓經紀人們
   在安排行程上變得比較辛苦,但如果可以的話這樣的錄音方式未來也想繼續下去。

 





是個非常理解作曲人心情的樂手

PI 那麼我的演奏,你對哪個部分比較有深刻印象呢?
JI 從第一次合作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的,聽到你在「運命論」的演奏方式後,心想「哇,他真的是一
   位很理解這首曲子的鼓手!」。不會過分主張自己的特色,用很簡單的音色表現,這樣真的很棒!
   Pierre你自己或許會疑惑這樣真的好嗎?



PI 不不不,對沒有這回事。
JI 一般來樂手都會想要在曲子裡面留下自己的痕跡,不是嗎?
PI 啊啊~像是突然施展一些技巧性的要素之類的嗎?

JI 我原本覺得你會想要在曲子裡放進一些你習慣的技巧吧!但Pierre卻完全不會這樣。或許因
   為你自己也在冷凛時雨裡面,是個非常理解作曲人心情的鼓手。技巧方面當然是沒話
,但能在樂
   曲中取得平衡的部分,讓我覺得你真的是個很了解歌曲
含的樂手。

PI 基本上不管參加哪個藝人的作品,我都想順著曲子的引導去演奏鼓的部分,你們能了解到我的想
   法,真的讓我很開心!我覺得JIRO你的演奏,音直很棒、節奏的重心很穩,非常好配合。會有
   這種感覺,應該是因為你的演奏很扎實吧!


JI 真的嗎!?我想,這部分是被佐久間先生很徹底訓練過的緣故吧(笑)!
PI 實際上跟你合作過,特別感覺你真的個很沉穩地在演奏貝斯的樂手。但也讓我疑惑表演時如此激
   烈,卻能
沉穩地一一演奏出細節。

JI 不過表演時卻常常出錯喔(笑)。以前就算彈錯了也能擺出很酷的表情,但現在彈錯的話臉上馬上
   會出現「哇~怎麼會這樣!?」的表情(笑)。前陣子的GLAY EXPO上,演奏過幾百次、
   幾千次的「GLORIOUS」,我竟然在很明顯的地方出錯(笑)。

PI 這種事情的確是也是會有的啦!看到你們的表演,會在心裡感嘆真不愧的搖滾巨星。是我們的英
   雄喔!

 





現在則是假多到會不安的狀況

PI 最近GLAY的作品也算會定期發行,演唱會也都會舉行大規模的巡迴。出道20年後還能持續這
   樣的音樂活動,真的需要相當的精力呢!

JI 不過,以前在不斷發行熱賣曲的1998年、99年、2000年那段期間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跟之前的狀況一比,最近真的很不忙,現在反而會想
「休假休那麼多,沒問題嗎?」而稍微感到
   不安。

PI 也會想「明明我們還可以多做一點啊!」
JI 沒錯!不過現在的步調是真的很棒(笑)。
PI 完全不會有想要離開樂團的想法吧!

JI 的確如此。演唱會也很開心,錄音現場也沒有特別讓人緊繃的要因。這次龜田製作人加入我們的
   行程,Pierre還有其他客座鼓手也來幫忙,雖然不到緊繃,但也加入了那麼一點正向的緊
   張感。
這種享受音樂的方式真的很棒。

PI GLAY未來有沒有考慮再和其他樂團一起辦演唱會啊?以前有辦過,對吧!和LUNA SEA
   在東京巨蛋。我真的很希望你們能
多辦幾場啊!
JI 我也很想辦呢!
PI 還有就是也希望你們能參加音樂祭。


 

JI 音樂祭嗎(笑)?的也是,以現在的狀況來,和其他樂團合辦演唱會或許比參加音樂祭有
   趣。

PI 那麼,請再和LUNA SEA合辦一場!我上次沒有參加到(笑)。
JI 那時候,演唱會上可是嚴重宿醉喔!演唱會前一天可是喝翻了。

PI 欸,演唱會前一天就開喝了嗎?不是和LUNA SEA一起辦慶功宴,演唱會隔天才宿醉嗎
  (笑)?真是很驚人的狀態呢!


JI 真是非常胡鬧,明明是在東京巨蛋那種大場地辦演唱會(笑)。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時候我們在東
   京巨蛋的休息室裡,把坐墊鋪在地板上一直猛睡。


PI 這樣讓我又更想看了(笑)。不過,我真的很想看到由GLAY提出邀請實現的夢幻組合演唱會。
   當然,GLAY單獨的演唱會也很棒。

JI 原來如此……這點我們倒是沒有考慮到。的確如果能辦成的話,歌迷們應該會很開心吧!
PI 這樣會不會反而不想參加音樂祭呢?

JI 音樂祭啊……如果現在的GLAY去參加音樂祭的話,可能會考慮很多參加的意義。考慮越多越覺
   得我們好像不太適合音樂祭。另外,我們也沒有接受到邀請(笑),既然沒有人邀請,我們就自己
   辦一個EXPO算了(笑)。

PI 因為大家都會猶豫不知道能不能邀請你們啊!不過,真的很想在音樂祭上看到GLAY呢!

JI 不過我們如果參加音樂祭的話,可能會太興奮而在後台瘋狂喝酒,大家搞不好會「欸,原來
   GLAY是這副德性啊!?」(笑)。

PI 不會,沒有問題的。我看過你們喝醉的樣子,反而會讓好感度上昇喔(笑)
 
 




想要離開GLAY的瞬間

PI 樂團活動持續了20年,有沒有曾經想要退出的想法呢?

JI 這部分的話,準確來是2000年吧!1999年推出了專輯「HEAVY GAUGE」,以
   專輯為主題的巡迴,光是ARENA等級的場地,一年就安排了大約70場左右(2000年4~
   11月之間共舉辦了76場的巡迴「GLAY ARENA TOUR 2000"HEAVY 
   GAUGE"」)。大都市的話安排5場,像新潟等二線城市的話也會安排4場。舉例來
,演唱
   會前一天先到當地,舉辦2場之後,中間休息1天,接著再舉辦2場,然後才回東京,大約一整個
   禮拜都在同一個城市中度過。那一個禮拜之間不管是演唱會場還是飯店都是相同的,常常會有種不
   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個城市的感覺。其實會這樣安排也是有理由的……在那之前的1998年、99
   年的時候也是在巡迴,但演唱會以外電視節目、雜誌、廣播節目等的工作爆增。也因為工作的關係
   ,就算是在九州巡迴當中,就算只有一天的空檔也要回到東京錄製電視節目。我真的很討厭那種行
   程,所以2000年就把重心放在演唱會,就不太參加宣傳活動,沒想到變成一整個禮拜都得待在
   同樣的地方(笑)。

PI 那也是另一種煎熬呢!
 


JI 巡迴開始之後,過了不久我看到前半戰巡迴的時程表時,就不禁在心裡想「這種生活還要持續下去
   啊……真的沒辦法忍受」。那時後就強烈地覺得自己好像被強迫站在舞台上的感覺,在某個瞬間自
   己心中的某樣東西就崩毀了,進而引發想要退團的想法。與其
是想退出,不如是有種想要把遊
   戲重新來過的感覺吧(笑)!

PI 那你是怎麼克服那種感覺的呢?

JI 在某一場演唱會上我沒有移動過位置,也沒有看台下的觀眾,像是關在自己的世界裡演奏一樣。
   TAKURO發現了我得不對勁,寫了封信給我,裡面
:「你還好嗎?你看起來精神上很痛苦的
   樣子。我不想看到JIRO你因此而崩潰,我們可以終止巡迴喔!」。讀了他的信之後我真的非常
   感動,才驚覺「啊啊,原來我一直覺得自己一路走來都是被別人推著叫我一定要在更努力,但是與
   其我不斷勉強自己,而導致現在會因為我個人的任性而讓巡迴中止,不如我就不要去理會那些壓力
   或許會好一點。」在心情上給自己多一點休息空間,巡迴我會繼續下去,但就不再逼自己去面對現
   在自己被置身的狀況當中,變得能
更加坦率地去享受音樂了。
PI 也就是試著改變自己面對事物的方式了。

JI !所以決定將演奏部分做到更好,為了使和永井先生還有成員們的步更同調,也做了很多調
   整,等到自己感覺到「喔!這樣很開心喔!」的時候,才算是克服了那個狀況。其實真的是很單純
   的事,TAKURO對我
的那句「我們可以終止巡迴喔!」真的讓我很開心。。
PI 言語真的是很重要的呢,在那種時候。

JI !如果那時候他是對我「你這傢伙,連之後的場次我們都決定好了,你現在這樣會毀了往後的
   巡迴,知道嗎?」我可能一時怒火攻心就退出了吧(笑)!

 




想要幫忙實現TAKURO的想法

JI 還有,就是除了樂團本身之外的音樂活動也是很重要的。Pierre你也有在進行,對吧!
PI 對啊,我跟很多不同的人都有合作。

JI 所以我才決定把「在GLAY裡面可能沒辦法表演這種歌」的曲子拿到THE 
   PREDATORS做,能
更自由地享受音樂,或許也很重要呢!

PI 因為有THE PREDATOR,所以GLAY也能繼續下去,我真的覺得你取得了一個很棒的
   平衡。


JI 關於GLAY的話,TAKURO想付諸的想法太強烈了,所以在GLAY之中我會想要幫忙實現
   他的想法。特別是在樂團外進行音樂活動後,這種感覺就變得更加強烈了。

PI 我在時雨裡面也覺得自己是擔任了不斷回應TK的想法的角色。常常有人時雨很意外地給人有種
   不會解散的感覺,我想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性不曾間斷吧!不過,我是希望樂團能
長長久久走下
   去!。

JI 對啊!

PI 就這層意義來,透過這次的專輯,我很期待未來能看見新模樣的GLAY。想看看你們會用甚
   麼方式呈現演唱會。比如
,或許沒辦法完全重現整張專輯,但把每位客座的鼓都搬上台,不同的
   曲子就換上當時合作的客座鼓手來打,你覺得如何呢?

JI 所以又得再次感受達也先生帶來的緊張感嗎(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