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09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GLAY MUSIC LIFE特輯 TAKURO個人專訪

為GLAY特輯的團員登場計畫做結的是團長TAKURO。新發行的專輯中「MUSIC LIFE」中收錄11首歌中他擔任了7首歌的作曲、8首歌的作詞,以專輯主要創作者的身分為出道20周年紀念製作了一張深刻豐富的作品。
這回Natalie,將為各位呈現TAKURO的個人專訪。請他跟我們暢談9月20日舉辦的「GLAY EXPO 2014 TOHOKU 20th Anniversary」以及最新專輯「MUSIC LIFE」。




「GLAY EXPO」有它的角色和使命

──「GLAY EXPO」結束已經過了大約2個月了,EXPO那一天,對TAKURO來說是甚麼樣的日子呢?

事實上,若要以GLAY風格來形容這一天的話,是實現了「舉辦睽違10年舉辦EXPO」這個目標的一天。將當地人士都拉進來,我們辦了一場「不只是演唱會」的活動。我們帶著報恩的心情去舉辦這次的EXPO,想要將至今仍未完全恢復繁榮的東北現況告訴大家,想要用演唱會的方式試著推進災區復興,想要撫慰亡者的靈魂…想要報答從以前到現在GLAY所受到的恩惠。我們所希望的部分,應該算是以一個滿理想的形式辦到了吧!






──我救旁觀者的立場來看也有這種感覺。
 
今年的EXPO結束後,全部成員感覺上都比去年函館的演唱會或是前年大阪長居的演唱會還要精疲力竭。將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之後大家的感受和遺憾,讓這場演唱會來吸收。尤其是TERU更是用他的全身試著去承受。一個人要去承受這許許多多的想法是有極限的,但儘管如此他還是要為了東北去努力歌唱。在那個現場,我想靈魂之間的交流是存在的。所以我認為,這次的EXPO比起之前的3次,更接近了音樂所能辦到的可能性的極限。



──感覺上,「EXPO」是東北給GLAY在震災後所進行的所有活動的一個回應。

每次舉辦「EXPO」都會伴隨許多"形容詞"。第一次是動員20萬歌迷……呢。但這次的「EXPO」是希望透過了這些"形容詞",來讓社會聚焦在東北。不只是單純的出道20周年演唱會,而是「EXPO喔,睽違10年的EXPO喔!」而且「EXPO系列的第一場可是聚集了20萬人喔!」先用這種方式來宣傳。事實上也有很多人是抱著「雖然對GLAY不太熟,但是這麼有歷史的演唱會的話就去看看好了。」想法來參加的。聚集來自日本全國各地的人們,將東北地區不為眾人熟知的現況、嚴苛的現實狀況傳達出去,同時也想透過「EXPO」傳達更多溫柔、喜悅、幸福的消息。整個日本在為了2020年的奧林匹克不斷前進,東北的建築資材全都優先轉給奧運建設使用,災區的住宅建設遲遲無法前進,我們想要讓大家知道這種現況。另外,還有一些漁夫為了維持震災前的漁獲量,還借了錢買船隻。對我們來,我們想要透過GLAY讓社會大眾知道這些狀況。當然,我們也還有需要學習的地方,但利用「EXPO」這個名號,感覺上又更接近我們預想的目標了。



──這次的活動結束了,你們對未來的「EXPO」有甚麼想法了嗎?

睽違10年舉辦了「EXPO」,讓我在思考是不是能就透過這樣的商業方式每隔個幾年就舉辦一次。畢竟這是個帶有使命感的活動,而有些事情也只能透過「EXPO」才能辦到,它有其該扮演的色。2004年在大阪環球影城舉辦「EXPO」時,看著整個活動達到了一定的規模和完全型,接著走向解體。從「EXPO」之中發展出來的咖啡廳和商店;咖啡廳就以「LiB CAFE」的方式呈現,創造一個在我們沒有活動的期間也能讓歌迷享受的地方,時而舉辦一下「EXPO」規模的大型演唱會像「HOTEL GLAY」。像GLAY這樣不隨著時代潮流,以自己可負荷的速度來前進的樂團應該不多吧!不過也有像這次和時代步調一致的瞬間,這種時候或許就是「EXPO」該出場也不定。所以下次的「EXPO」或許是5年後、或許是20年後也不定……這的問題現在誰也無法給出答案。



──也就是說今年舉辦過之後,算是確認了「EXPO」的角色囉?

對啊!時機到了就會再度舉辦了,而且現在才剛結束啊(笑)!
 





「MUSIC LIFE」是給自己的獎品

──那麼,前陣子GLAY第13張專輯「MUSIC LIFE」發行了。我以聽眾的立場來說,這是一張流行味道強烈、聽起來很舒服、新鮮的一張專輯。

我們自己也這麼覺得喔!整張專輯的長度大約49分鐘的樣子吧?我覺得這對專輯來是一個很適當的長度。JIRO就先訂了目標,曲風偏向流行樂、長度設在3分鐘左右。



──2013年同時發行的「JUSTICE」和「GUILTY」兩張專輯也是設定了不同的概念(自主製作的「JUSTICE」是「GLAY的新挑戰」,佐久間正英製作的「GUILTY」是以「王道的GLAY」為主題),這次新專輯又是以甚麼樣的概念去製作的呢?

就我個人而言,GLAY成軍到現在已經25年了,今年是出道20周年,我是有著一路走來都將自己得全部都奉獻給樂團的自負,所謂的GLAY SOUND也大概成型了。正因如此,想要將20周年出的這張專輯當作給自己的禮物。不去思考歌迷們想要的"GLAY的模樣",也不去思考「上一張專輯是甚麼感覺,那這張專輯要甚麼樣的感覺」之類的是,決定了這次不管誰甚麼我都不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身為主要作曲的人,我這次不做適合做單曲主打歌那種歌。以後可能會,但這次絕對不會。而且,自己想做的音樂無關品質的高低,單純地就只是要滿足自己對音樂的所有欲求。我個人這次的主題就是讓自己築起圍籬和外界切斷關係。其他團員的主題和我或許不一樣(笑)。這次我的任性要求多到讓自己覺得「真的可以拿那麼好的禮物嗎?」的程度了呢!





 
──所以這次的主題就是要滿足身為音樂家的TAKURO的音樂欲求,是嗎?

是的。



──但是,我卻覺得這是一張開放感十足的作品呢!透過專輯認識了GLAY的新面貌,並不僅止於自我滿足的感覺。

一直以來為了更加拓展GLAY的音樂範疇,我不斷地從自己所謂的抽屜裡面東搜西刮地作曲,但與我們想像背道而馳的是,大家都那些歌是「王道的GLAY」。但這次聽到的評價卻是は「很大的突破呢」「音樂範疇變廣了呢」之類的。出道20年的今日,讓人不禁疑惑照著自己感覺是否真的是好事(笑)。



──感覺上還有更多可以探索的餘地呢!

完成「MUSIC LIFE」這樣一張專輯,最大的助力還是因為得到了龜田先生這位得信賴的好夥伴。我們將專輯選曲的部分交給了龜田先生。4個人總共交出了50首歌左右,跟他「這些是我們想放進去的歌」「請在這之中選出適合GLAY的IDEA」。所以「百花繚亂」和「花心的KISS ME GIRL」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但GLAY不是我專屬的樂團,所以原本覺得這兩首應該不會被選中。所以這兩首對我而言算是很開心的失算呢!



──剛才您說的2首歌,我覺得都是非常前衛,但又很意外地十分有GLAY風格。特別是「百花繚亂」,諷刺社會又非常具有衝擊性的歌詞也十分引人注目呢!

不過,在我認為,這2首歌都是一個生活在現今的大人會有的感受,我只是將新橋那附近的歐吉桑一邊看著新聞一邊評論的話,放進流行音樂裡面去唱而已。還有,我也確信專輯裡如果有TERU寫的「BLEEZE」和「奔馳吧!未來」這2首歌的話,大家應該就不會生太大的誤解了。我想這個市場也成熟到了可以接受「GLAY也唱社會諷刺歌曲」的程度了。尤其是「百花繚亂」這種加入時事的曲子,會在演唱會上隨著時事而生變化,隨著時代不同歌詞的意義也會不同,這也是很令人期待的呢!






顛覆了「這不適合我們……」的龜田誠治

──GLAY和龜田先生是從2013年發表的「DARK RIVER」開始有合作的,那麼這次首度合作專輯,你有甚麼新發現呢?
 
龜田先生所製作的音色是非常紳士的,他有著我們所沒有的特質,這點真的受益良多。比如,如果有一間你常常光顧的、令人感覺很舒服的餐廳,但有天有人「偶爾也去大飯店的餐廳吃飯吧?」,你心裡想著「那真的不是我的風格……」但還是去光顧了,沒想到大飯店餐廳意外地令你覺得很不錯,大概是這種感覺吧!人啊,連在照鏡子的時候都會選擇自己喜歡的角度,會想要在鏡中呈現自己中意的表情喔!GLAY不管是選曲或是製作方式,也都有這樣的傾向,但是要拒絕和世上有才能的人們、有才能的音樂家相遇?GLAY可沒有那麼愚蠢。所以這次和龜田先生一起製作專輯時,才邀請了許多鼓手和錄音室工程師來一起合作。







──的確,這次實現了許多不同的合作。來請到了Klaus Voormann來繪製專輯封面呢!(註:和披頭四以及披頭四後來解散後各個團員都有密切合作的視覺藝術大師。這次是他第一次幫日本藝人製作唱片封面)

11月下旬我們就要開始「MIRACLE MUSIC HUNT」的巡迴了,其實這次的專輯名稱原本想命名為「MUSIC HUNT」喔!但後來還是改成了意義比較深遠的「MUSIC LIFE」。



──真的嗎?

所以我龜田先生加入帶給我們的影響很大。看到他過去和平井堅還有生物股長的合作,他那份對現下時代準確批判的目光以及他的流行感是非常地信賴的。這樣子的人,和我們這群從北海道來到東京、一路踠跧前進的人能不能合得來?一開始我們是很不安的。但在合作「DARK RIVER」時,感覺到雖然之前在音樂方面是走在不同的路上的,但對音樂的想法和感情卻是相同的。真正合作了之後才確信我們或許可以做出一張很棒的專輯。





 

沒有迂迴曲折就無法演奏出故事

──順帶一問,進行錄音工作中的龜田先生是甚麼樣的感覺呢?

他能把工作現場的氣氛帶得很棒喔!如果錄到不錯的部分,他會比成員們還要開心,在錄音室裡跳起舞來。聽到他一句「這段錄得很棒呢!」我們也很開心,然後又更加努力。以他「MUSIC LIFE」計畫主持人的身分來,他給了團員很高的目標和動力呢!



──TAKURO在這次作品中也擔任了執行製作人一職,請問你和龜田先生是怎麼分配工作範疇的呢?
 
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創造一個錄音工程師能發揮最大工作效率的環境。比如說,為了錄到最棒的音色的話,一定要到某間錄音室,但資金面上面的困難、還有預約錄音室的部分,由我負責排除這些難處。不過,只要一進到錄音室裡,又馬上變回吉他手的身分,每天開心地彈吉他。





──製作中會出現意見不合的狀況嗎?

在工作現場不會出現兩個主導者,如果意見有分歧的部分的話我會聽從龜田先生的意見。我在錄音室裡時腦袋裡只想著吉他的事情,而龜田先生負責的部分則是從混音開始之後的工作。



──所以音色的部分是完全信任龜田先生的選擇囉?

是的。從一開始他就選
定了方向,不是嗎?我覺得沒有理由我一定在其中插上一腳。或許會有部分細微的不同,但彼此能夠接受異議才算是真正的大人啊!更何況,龜田先生是專輯計畫主持人,他指出方向「我們的目標是那座山!」,並且引導GLAY走往那個方向,在這個時刻我們的角色就變成了要以120%的程度去實現他的想法了。龜田先生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也對我們付出了完全的信任。或許有許多不同做法,但所有成員都一一確認哪個做法可行不可行,就這樣一點一滴進行工作。如此一來,在工作期間就因此有了很多小趣事,現場的氣氛也都很棒,愉快的工作環境也都會反應在音樂上。雖然我們可以靠著知識來做音樂,但是若沒有迂迴曲折的話,就無法唱好、演奏好一個故事。如果只選擇走在最正確的道路上的話,或許可以能很快到達目標,只是那樣的音樂中沒有故事沒有趣味,就變成不帶真實感的音樂了。



──工作環境以及工作時發生的趣事都會影響音樂,是嗎?

沒錯!GLAY的演唱會上總能讓我有很深的感覺,TERU唱完歌詞之後的吉他一定要由HISASHI來彈。不是隨便一個吉他手來彈都行。他們是我從高中時代一起走到今天的盟友,一直以來我們所一起創造的故事讓曲子更加的強大。在「EXPO」上我們表演了「SAY YOUR DREAM」這首歌,其中有一段歌詞是「我們比戀人、家人或是任何人都還要互相扶持才能走到了今天……」,如果沒有GLAY一起走過20年以上的歷史的話,就只是一段單純的文字而已。如果是今年才出道的樂團來唱這段歌詞一定不會有服力啊!



──順帶一問,龜田先生在專輯製作時所目標的"那座山"具體內容大概是些甚麼呢?

「GLAY很有歷史,過去也做過很多嘗試,但現在,我們不需要那些過去,對吧?畢竟大家都很享受現在,我們就試著把這種感覺留在音樂裡吧!」。這應該就是我們的目標了。他不會去考慮要不要選擇與過去風格類似的曲子,或是去考慮不要去做跟過去風格類似的曲子……龜田先生不會把現在的曲子和過去的做比較,就很單純的選他屬意的曲子。



──以全新的感覺面對GLAY。

沒錯!看著我們現在的臉,看著我們的眼睛,了解我們的心之後才設定的目標。雖然不是在馬拉松裡的前導踏車手,但有他在前面領路才加速了GLAY20周年的腳步。






是為了聽到一句「真多虧了TAKURO邀我們入團」

──是誰想出「MUSIC LIFE」這個名字的呢?

是我喔!專輯中的同名歌曲是由JIRO作曲,我擔任作詞,歌詞的部分我反覆重寫了好幾次,在煩惱的時候我想起了很多剛出道時,還有出道前發生的事情。JIRO是在1993年10月加入GLAY的,在他加入後到出道這段大約半年的時間,真的是很騷亂不已。一方面因為年輕,總有一股毫無由來的自信,總是將目標放在頭抬到脖子都快折斷才能看見的高處。我想要把那時候的事情寫成歌詞,專輯名稱的部分可以算是囊括了我們的一切吧!我們雖然是高中時代的好朋友,但如果沒有音樂和GLAY的話,我想我們的友情可能不會持續到現在吧!25之後,如果考慮到自己未來人生的方向的話,可能很多時後會想到解散一途,但即便如此TERU、HISASHI、JIRO都選擇了繼續留在GLAY。2000年初以JUDY AND MARY為首,在許多認識的樂團都逐漸崩壞的情況下,我真的很感謝團員們選擇忍住自我繼續了GLAY這個樂團。



──我覺得這張專輯感覺上是GLAY的宣誓。

或許也可以這麼我認為,如果哪天再也唱不出美麗事物的話,那還不如就放棄音樂吧!如果不再宣揚「愛是美好的,愛是一切」的話,人啊,會沒有力量再努力的。相反的,到了這個年紀就會明白,音樂在戰爭等等非常事態前面是沒有任何力量的。但即便如此我們也要繼續做音樂的理由,不是為了錢或名譽,而是想要將那些湧上心頭的想法表現出來而已。或許這樣會讓音樂變成消去法,但我們不是甚麼都能辦到的超人,但也並不是面對任何事都無能為力。或許我們不能成為萬能的人,但我相信我們是「GLAY的專門家」。這是HISASHI過的話,他我不清楚我們算不算一流的音樂人,但我們對是「GLAY的專門家」、「一流的GLAY」。對我們來,「MUSIC LIFE」=「GLAY LIFE」



──對這樣的GLAY而言,未來有甚麼目標嗎?

一個我個人的目標啊,如果哪天因為某些原因有團員要退出GLAY,或是因為生病而不得不離開GLAY時,如果能聽到一句「TAKURO,真多虧你找我們加入GLAY」就是我最大的目標了。為了這個目標,我只能竭盡所能地付出一切。10年前TERU在東京巨蛋演唱會上10年後我們會再回來」,當時我心想「喂喂!你到底懂不懂往後10年為了要在東京巨蛋演唱要花多少體力來維持樂團活動啊?」(笑)。不過,也因為他的那句話,我會盡力去做到自己能做的事。還有,TERU了「我們還會再回到稚辦演唱會」這句承諾,就只能交給其他團員和工作人員了。如果因為TERU那些話,能讓我看見只靠我單獨一人無法見到的景色的話,那這許多的努力也都不會悔恨了喔!



──最後,有甚麼想對大家說的話嗎?

其實,關於這次的專輯,有一件令我後悔的事……



──那是甚麼?
就是收錄了「BLEEZE」「祭典過後」「奔馳吧!未來」這幾首充滿夏天感覺的歌,結果卻是在11月發行(笑)。夏天在東北巡迴時一邊聽著專輯的選曲,心裡一邊想著「現在發行正合時節呢」。不過,我們會想辦法努力演奏,讓它變成大家會珍愛許久的專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