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LAY譯文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嚴禁未經告知任意轉載!
  • 21955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官網專訪 Vol.51 TAKURO

 


東京巨蛋公演結束後,回顧整個20周年活動。




 
5月30・31日東京巨蛋公演成功落幕了,實際上在度站上東京巨蛋的舞台,您的感覺是如何?
 
「我會再回來拿這件白色外套,所以,10年後再見吧!」這句話是TERU在2005年東京巨蛋時說的,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了「約定」。雖然我們也能當作沒這回事,但如果那麼做的話,我想對我們自己也是一種痛苦。如果沒能實現這個承諾,那GLAY就不會再是GLAY。在GLAY的許多優點中,我想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應該就是「令人信得過的人/大人」。從出道開始我們就常常被其他人說「以玩搖滾來說各位的人太好了」、「太有禮貌了」,但其實我不是很在乎別人給我們的這些評價。在我們4個團員透過GLAY讓各自人生更趨圓滿的過程中,將身邊其他人給牽連進來,讓他們的人生變得更加鮮活,如果這才是GLAY的音樂及其存在本身的話,那麼採取與他人給我們的信任等值的行動,對40幾歲的GLAY來說,是比譜出好的曲子、寫出好的歌詞還要重要的事。被視為搖滾樂團的魅力的「危險感」之類的東西,其實是從過去一直以來被美化的形象。我覺得,要傳遞訊息給跟我們在同個時代生存、相同年紀的人們,是比表現出「搖滾的危險感」還要困難的事。要背負起如此困難的任務,我想,至少都該向大眾傾訴些甚麼。所以,這10年來,我們才想盡辦法要守住這個承諾。這些像是小朋友在幼稚園時所被教導的價值觀,我們如果能夠不帶二心、純真純潔地去守護這些價值觀的話,其實那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搖滾英雄,不是嗎?畢竟,這是很難辦到的事啊!真的很慶幸我們4個團員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一邊拼命地忍耐著,一邊準備東京巨蛋這個華麗的舞台。日程的部分雖然一直說要趁「21週年前舉辦」,但事實上還是晚了一週,在很緊迫的狀態下完成的。但是,如果延到九月再舉辦的話感覺也怪怪的。很慶幸工作人員能理解我們的想法,趕了又趕才完成了這次的演唱會,有一種GLAY也因此更往上前進了一、兩階的感覺。這不是說我們樂團變得更厲害更偉大,而是在精神方面更加堅強了。這次成功完成東京巨蛋的演出,對未來的我來說可是增加了許多自信。但這自信來源很單純的只是這次我們守住了這個小小的約定,僅僅如此而已。
 
 
雖然這句話其實原本不算是一個約定吧……。
 
但是啊,這是一個不抓著點希望就活不下去的時代,有個小小的目標,讓我們能夠為之前進,每個到最後能夠被稱為夢想的小小目標,都有一個傳奇般的開始。我想歌迷們應該也是和我們一樣,緊抓著這個夢想,因為有這個夢想要實現,所以才能使出平時沒有的力量、快撐不下去的時候才用盡全力熬了過來。所以我啊,覺得人還是需要夢想。有了夢想,才能見到自己不知道的自己。也因為有夢想,才能發現自己所熟知的世界是多麼的渺小。
 
 
最後一天唱安可的時候,請到了恩師YOSHIKI來一起表演了出道曲「RAIN」。當時,TAKURO您手上的吉他是SUGIZO監製的型號,對吧?這有著甚麼樣的意義呢?
 
大概半年前左右吧?因為我實在太愛SUGIZO了,有一天他到我家來玩,大概在半夜四點左右我對他說:「從今天開始我可以叫你"我的人生摯友"嗎?」(笑)。他是個反應非常快的人,聽到我這麼壹說,他便回答:「你在說甚麼啦?我們一直都是人生摯友啊!」聽到他這麼說,當下我高興到幾乎要哭出來了。YOSHIKI前輩發掘了我們,SUGIZO前輩教會我們許多音樂和身為音樂家該有的姿態……所以雖然我們是他們的後輩,但現在的我們跟以前20幾歲時因為崇拜他們而跟在身後團團轉的我們也有所不同了。畢竟,我也都44歲了,而前輩們也都將近50歲了,不是嗎?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我想對他們一路奮鬥而來的所有經歷表示尊敬;他們兩人所付出的犧牲,不管在音樂上來看還是身為一個普通人來看,我都希望他們能夠得到應有的回報,總之,希望他們能夠一天比一天幸福、未來能夠更加振翅高飛。20年過去了,GLAY又站上了東京巨蛋的舞台,並且能夠邀請到YOSHIKI前輩一起表演。其實是想讓他看看他曾經栽培過這個樂團現在有多少夥伴在支持著,想起HIDE前輩、TAIJI前輩,以及SUGIZO所背負的重擔,其實我是希望SUGIZO也能和我們一起站在台上……
 
 
為了表現出這些想法,所以你才選擇在舞台上彈奏SUGIZO監製的吉他,是嗎?
 
欸,其實如果我拜託他跟我們一起上台,我想他一定也會答應,但感覺又會生出另一個要解決的重重困難(笑)。在那個舞台上使用SUGIZO監製的吉他,其實也是因為如此啦!X JAPAN這個能夠代表日本的超棒樂團,要維持內部的平衡,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困難,背負著X JAPAN的YOSHIKI和SUGIZO這兩個男人,我打從心底為他們兩位感到無比驕傲。LUNA SEA經歷了終幕,又再度復活,我是一個都在他們身邊看著這些發展,十分了解他們的辛苦,另一方面也未SUGIZO感到欣慰。LUNA SEA復活了,同時又是X JAPAN的一員,能夠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音樂,跨越了許多困難,現在的他比以往都還要活力十足。我想,對歌迷們來說,20幾歲時的GLAY、X JAPAN、LUNA SEA所給的印象太過強烈,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或許跟大家所想像的不太一樣吧!我們不再像以前一樣像是高三和高一的學長學弟的關係,而是一起拼了命活在當下的幾個男人,這種關係很難說明,但我想應該是這種感覺吧!
 
 
您能如此理解他們兩位的辛苦,我想兩位前輩應該也很開心吧!
 
我最常對SUGIZO說的話應該是:「我要把你的嘴縫起來!」吧!他真的很毒舌(笑)。不過,有個像我這樣的傻氣後輩和朋友,其實也算不錯吧!在我的有生之年,隨時都做好準備要報答兩位前輩的恩情,我想要成為對他們兩位來說「需要我的時候我會馬上飛奔前往」的朋友。不過,肯為他們全力付出的朋友,他們身邊應該是非常多啦!他們兩位平時也很忙碌,如果偶爾和他們聚會的時候,能夠分享一點好笑的事,例如說跟他們分享HISASHI前一陣子做了多白癡得事情之類的,讓他們能開懷大笑,我也就很開心了。我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站上東京巨蛋的,特別是安可的時候。
 
 
有種在看一部沒辦法盡收於短短幾小時的演唱會中漫長壯闊的人生連續劇一般的感慨。
 
欸,畢竟YOSHIKI前輩是真的經歷了風風雨雨;就拿我自己來說好了,如果有一天JIRO和HISASHI以生命終了的方式離開了我,那我該怎麼辦?我能夠承受那樣的事實嗎?但是,我也只能咬緊牙承受,不是嗎?畢竟也不能選擇跟他們一起離開。只要一想到這些,我真得無法想像YOSHIKI的孤獨與悲傷會有多麼巨大……如果讓他看到GLAY在努力的樣子,也能讓他有繼續努力的動力、能夠帶給他些許心靈上的平靜的話就也足夠了。
 
 
在巨蛋公演之後,GLAY也參加了LUNATIC FES。被讚為最強、最狂野的音樂祭中,您在場刊的訪問裡說了「所有參加這個音樂祭的樂團裡,不狂野的只有GLAY!」(笑)。
 
(笑)。欸,這樣不是很奇怪嗎?我跟SUGIZO說:「SUGIZO,我們GLAY一點都不狂野吧?」他回答我:「非常狂野啊(笑)!」我又問他:「我們哪裡狂野了!?」。我們一點都不狂野啊!完全!在唱「SHADE」(翻唱LUNA SEA)之前,我聽完HISASHI的發言,跟HISASHI:「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很乖寶寶耶!」HISASHI回答說:「原先準備的稿子大概有8成都說不出口,完全不習慣。所以我又重擬了一份!」他本來好像打算講一些很瘋狂的話,但在SLAVE面前感到害怕,所以就打消念頭了(笑)。
 
 
(笑)。而且所有參加音樂祭的樂團裡,只有GLAY翻唱了LUNA SEA的歌,對吧?
 
這部份充分展現了GLAY蠢呆的一面,LUNA SEA也有表演這首歌,對吧?我們在看到之後演唱會的報導之後,才發現原唱樂團LUNA SEA當天也表演了這首歌(笑)。
 
 
雖然在出席LUNATIC FES時,以準確日期來說GLAY已經進入了出道21週年,但就20年週年的慶祝活動之一,LUNATIC FES占了甚麼樣的位置呢?
 
超讚的20週年!畢竟,以前在函館讀著『Rocking f』(註一)雜誌,從雜誌中知道了「鼓手踩雙大鼓的速度快到幾乎看不見腳的動作的超帥樂團」,後來才在HISASHI家聽了薄膜軟唱片才認識了X(註二)。雖然當時我還不認識JIRO,但我想當時的和山少年也應該跟我一樣,在混亂無比的10幾歲的年紀,從X的存在中看見了希望了吧!因此而來到了東京,之後聽到了LUNA SEA這個也很帥的樂團,看了EXTASY MEET的影片,覺得真的是帥斃了!主唱竟然毫無顧忌地大爆走!真的太震撼了。而現在的我們,竟然能跟這些人站在同一個舞台上。有一種崇拜著長嶋茂雄的棒球少年不但進了巨人隊,還和這些職棒英雄們打造出V9盛世一樣!22歲以下的讀者應該聽不懂這個比喻(笑)。總之,除了幸福只有幸福。心裡覺得這是人生最奢侈的一刻!自己竟然能得到如此棒的讚美!真的打從心底感謝。
 
 
就連大前輩BUCK-TICK也都參加了呢!
 
聽到一道聲音說:「(華麗的低沉嗓音)TAKURO,最近好嗎?」轉過頭去發現:「這不是櫻井(敦司)前輩嗎~!!!」。當時在音樂祭現場發生過這段小插曲。最後,在所有樂團一起上台大合唱的時候,SUGIZO一直叫我從台上跳下觀眾席,說:「絕對會變成傳說的佳話喔!」但我回他:「才不要!會骨折啦!!」真的是很過份的前輩耶(笑)!後來慶功宴上,TERU先生跟GEORGE前輩好像偷偷約定了甚麼事喔!真的是很棒的一晚!
 
 
這篇專訪刊登出來的時候,函館競技館的公演(7月25・26日)應該已經結束了,但還是請您跟我們分享一下你是用怎樣的心情面對函館公演。
 
函館公演是為了競技館開幕所辦的,主角是函館競技館。如果以生魚片來比喻的話,我們就是蘿蔔絲,跟生魚片比起來真的是小小小角色;以壽司來說的話,我們就是拿來分隔壽司口味的綠色隔紙。主角是函館競技館,所以,請大家不要看我們!請仔細欣賞會場的每一個角落!
 
 
(笑)。20周年整年的活動都不曾間斷,在函館公演結束後,是否會暫時休息一陣子呢?
 
8月底還要錄音,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過跟這3年來以及準備東京巨蛋相比起來,算是很輕鬆的了!這次函館不僅僅是承諾,也是給函館競技館的一個祝禮。在東京巨蛋的時候,因為有10年這個沉重的約定,所以在精神上滿辛苦的。東京巨蛋做一個段落,油箱已經見底了。但是我還有備用油箱喔!也因此在LUNATIC FES還能繼續努力,也完成了和恰萌奇的同台演出(7月1日)。但現在呢,連備用油箱都是消耗殆盡了。
 
 
就是已經到極限了的意思嗎?
 

對!最近的疲勞已經到達了頂點,只要喝點酒就會小暴走,講些很過分的話。隔天酒醒就會後悔莫及……
 
 
不過,以之前的忙碌程度來說,這點爆發也是可以不難想像啦,對吧?
 
明年的7月30日・31日要舉辦歌迷會會員限定演唱會「HAPPY SWING 20th Anniversary SPECIAL LIVE~ ~We ♡ HAPPY SWING~ Vol﹒2」。2011年舉辦過一次,明年的演唱會,就我個人而言是非常期待的呢!聽到歌迷們在抽票結果發表時「當選・落選」的聲音時會很心痛,但這次的演唱會我們想實現「讓想來看演唱會的人都能入場」這點。在演唱會之前,請大家先看一下「HAPPY SWING 20th Anniversary SPECIAL LIVE~ ~We ♡ HAPPY SWING~ in Makuhari」期待一下吧!應該是第一天的時候吧?我們安排的開場是團員們從會場的四個角落出現,把身上的披風帥氣地脫下!結果TERU在脫披風的時候,不小心連身上的衣服都脫掉了,只剩一件背心。身上的衣服隨著披風被甩到後面去(笑)。所以,前兩首歌的這段時間,TERU一直是以大友康平和加勢大周風的背心姿態唱著歌。這部分希望大家回味一下。TERU先生真的太厲害了……真的,他身上永遠有笑點!希望,他能夠在為我們脫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